为爱变性,美国美少年为了追求年上直男变性成为美少女

本文链接:

www.tengbo201.com 1

男变女 理论上可行,尚无成功案例

变性前的艾琳

帕特里克和他的母亲

变性后,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黄宁倩在颇有知名度的浙江红娘网上发布征婚消息,成为内地第一个通过网络征婚的变性人。消息发布后,引起轩然大波,人们对她的看法也是褒贬不一,黄宁倩所在公司的办公电话几乎成了24小时热线,她本人也不得不更换了手机号码。

在美国肯塔基州居住的 22 岁的女性艾琳曾经是一位男性,在艾琳 18
岁的时候当时还是男性的他对于一位比自己大的男性一见钟情,艾琳向这位男性告白,但是对方是一位直男表示自己并没有搞基这方面的兴趣。而艾琳由于太喜欢对方下定决心接受变性手术成为一名女性,在失恋
2
年后变成了女性的艾琳在社交网站上晒的照片,被当初甩了自己的直男点赞,以此为契机艾琳与这位年上直男再次取得联系,二人迅速的坠入爱河。艾琳表示虽然可能从外界看自己为这份恋情付出太多代价,但这是自己第一次认真的恋爱。在变形之后艾琳也交往了几个男友但是对方都因为她是变性人而对她的事遮遮掩掩。而当初自己喜欢上的那位直男在与变性后的艾琳交往后,马上就和自己家人说明女朋友是个变性人,自己对于与自己所爱的人交往无怨无悔,变性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尽管帕特里克还没有做手术,但他已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抑制剂使得他的身体停止成长,但因为服用雌激素,他的胸部已经和女性一样大。此时的Patrick仅有14岁,澳洲本地没有医院愿意帮一个14岁的孩子切除乳房,因此母子二人只能决定去韩国试试。

“其实我很喜欢孩子,也希望能有个自己的孩子。”黄宁倩告诉记者,如果结婚后,对方提出要孩子的请求,她会认真考虑的。同时,对于自己能否生儿育女,黄宁倩则显得相当自信。因为据她了解,目前世界上不仅已经有男人代孕成功的先例,而且在宝岛台湾,也曾有和她一样的“另类美女”,成功怀孕生子。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无论喜欢的是真人还是纸片人,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爱情是可以付出一切的,美国的一位美少年一开始向一位比自己大的直男告白,被对方甩了,于是这位美少年为了爱情接受了变性手术成为了美少女,顺利的和自己喜欢的年上直男交往恩恩爱爱。

通常情况下,他们需要服用各种激素,在身体保持稳定后进行变性手术。手术之后,变性人仍然需要各种药物来维持生理外在的性别表现,而长期服用药物也会带来副作用,比如影响他们的肝脏,肾脏健康等。

www.tengbo201.com,2009年《每日邮报》报道,美国一对跨性别夫妇对媒体透露将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宝宝。斯科特·摩尔由于公开透露其将于今年2月诞下他与丈夫托马斯(右侧着蓝色衬衣者)的一名男婴,而被称为全球第二个“孕夫”。

变性后的艾琳

当心理医生一旦认为其确实有性别认同障碍后,他们就会获得几乎所有医院的变性手术认可。当今医学对患有性别认同障碍的研究,仍然存在很多的盲区,比如性别认同障碍行为表现被认为有以下几点:

在采访中,黄宁倩告诉记者,在收获爱情的同时,目前她已收获了一份事业,与浙江轶人文化传播公司签约,成为该公司的旗下艺人,成功转身为当地文艺汇演界的一位名角。从此,黄宁倩开始了她的演艺生涯。2006年,她还成功跻身第十八届环球皇后世界选美大赛决赛。

换句话说,迈出变性这一步的人,会更了解生理变性的难度。而这很可能会放大他们的失望与焦虑。

黄宁倩告诉记者,当初第十八届环球皇后世界选美大赛在杭州的新闻发布会上,她袒露了自己是变性人,但已经取得了合法的女性身份,就应该有参与选美赛事的权利,因此她当场大声宣布,要求参加环球皇后选美,这一大胆行为引起了与会媒体的极大关注,也让主席台上的主办方人员手足无措。经过与主办方的初步磋商,主办方工作人员表示,黄宁倩的身份完全符合选美大赛的参赛要求,随后还获准参加在宁波举行的中国区总决赛。

新的群体:当变性人开始后悔

回忆起当初被告知可获准参赛一事,黄宁倩至今依旧兴奋不已。她表示,选美大赛允许她参赛,是对变性人这一特殊群体的认可,也说明社会各界对变性这一特殊人群越来越接受和宽容。
本报记者 薛马义

是什么让变性人走到了后悔的这一步呢?

黄宁倩告诉记者,对婚姻问题,其实她还是比较慎重,面对众多向她抛来绣球的男士,她保持冷观的态度。据她介绍,自从网络征婚后,已经有不少来自上海、宁波的小伙子赶来希望能够与她结缘,但最终双方的沟通都以失败告终。

“变性后悔后,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其他选择。”

河莉秀原名李庆烨又或李景叶,现名李庆恩,艺名河莉秀,是韩国女演员、女歌手,以模特、歌手、演员身份活跃于韩国、日本、中国大陆和台湾等地。李庆烨于首尔附近的城南市出生时是一个男孩。在1997年至1998年间到日本并修读发型师课程,以及在当地的俱乐部演唱。其间进行变性手术,成为女子。1999年获得娱乐公司垂青,为韩国化妆品公司拍广告并一举成名。

可能被误解的需求

曾参加过选美大赛,婚姻可得到法律认可

几年前,澳洲电视台曾邀请一位名叫帕特里克的年轻人和他的母亲上节目。在节目中,两人呼吁大家谨慎考虑变性。

链接 河莉秀是谁

在变性后悔者中,年轻的变性人居多,他们中不少在青春期遭遇过迷茫甚至类似于校园暴力这样的外在影响,这让他们很难分清自己是否真的有性别认同障碍。

斯科特接受一位男性朋友的精液,进行了人工授精,于2009年7月怀孕。斯科特打算在当地医院自然分娩。

这些情况的确出现在许多有变性意向的人身上,但很难说拥有这些特征的人就有性别认同障碍。

黄宁倩原名黄恩岭,1975年生,安徽天长人,为安徽省第一位变性人。在小学读书时,他就是活脱脱一个女孩模样。女生玩的跳绳、跳舞、踢毽子等游戏样样在行,就连打毛衣也不逊色。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当时的黄宁倩小巧的瓜子脸上总是抹着淡妆,那时的他就已经养成不化妆绝不出门见人的“怪癖”。上初中后,黄恩岭对于女同学没有丝毫的兴趣,相反,他倒渴望着男生的追求。他的反常装束和行为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都喊他“假妹子”,这没有引起他的反感,反而有一种“做女人”的满足感。

一位生殖外科医生曾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表示,变性人后悔的情况越来越多,他认为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是缺少对变性方面的研究,还有则是在接受手术前缺少精神心理方面的咨询。而澳洲男孩帕特里克所遭遇的情况并不少见,不是所有心理医生都能分辨有变性意向的人是否都有性别认同障碍。医院就更不靠谱了,一些提供变性手术服务的医院,甚至只需要来者付钱就会为他们做手术。

不过,对于自己比较敏感的身份问题,黄宁倩表示,目前她暂时还没向对方坦白。因为经过多次手术,目前她已经具备一个女性应该具有的一切基本“功能”。对于结婚一事,黄宁倩坦言,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原来,早在1998年,当时还是男人身的黄宁倩难违父母之命,与一位姑娘共同步入婚姻殿堂。新婚之夜黄宁倩搂着被子睡了一夜。2002年3月,他们悄悄地办理了协议离婚,结束了这桩“有名无实”的婚姻。

埃文斯自己曾接受手术将性别改为男性,然而10年后,对当初决定感到后悔的她又做手术将性别改了回来。在埃文斯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故事时,她惊讶的发现,有许多变性人都产生过后悔的想法。

不过,常熟仁和医院整形美容中心技术院长温名赟表示,到时候,黄宁倩可能还要进行一些手术,在腹腔内再造一个子宫,以便孕育生命。“到时候,可能会在身体上遭遇一些痛苦。”

然而在7岁那年,他第一次听大人们讨论到了变性人这个词后,他开始对变性着迷。随着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他向自己的母亲提出了做变性手术的想法。帕特里克的母亲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人,她同意了儿子的想法,一起去见了心理医生。

“男性生育”的概念最初由英国人提出,2002年的时候,中国整形医疗行业曾经有过一个“男妈妈工程”,发起者陈焕然博士介绍,男人生育从理论上可行,其步骤为:首先取一个卵子和精子,在体外受精,等新受精卵分裂到一定程度,将胚胎通过肚脐,利用腹腔镜把胚胎植入到男性腹腔的一个特定部位。这样就可以开始妊娠。后面要对“准男妈妈”进行24小时的监测,通过一个导管不断地向他的体内增补雌性激素、孕激素等,以模拟正常孕妇的体内环境。怀孕6-7个月后对“男妈妈”施行剖腹产,然后在温箱中把胎儿养大。不过,至今这一理论仍停留在创意阶段,缺乏成功生育案例。

更令人难受的是,医学界一些人士认为,真正意义上的生理变性是无法做到的。性别起源于人的基因,手术和药物只能一定程度上的改变性别的外在表现。

据黄宁倩介绍,在她的众多追求者中还有一部分是大学生,是家里的独苗。“我虽然很喜欢有文化的、比我年纪小的男人,但我不能不为他们考虑,跟我在一起,他们自己和家人都要承受太多的世俗压力。”

作为一个变性后悔并将通过手术将性别改回来的人,埃文斯选择用自己的经历来帮助有着相似烦恼的人。

变性前她曾离过婚,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

有些有变性意向的人并不清楚,生理变性一旦开始,他们便将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黄宁倩告诉记者,从11岁时第一次萌发变性欲望时起,黄宁倩没有一天不被这个念头折磨。从书本中,他知道自己患的是“易性癖”,而根治这种疾病的最终方法就是做变性手术。但做这种手术需要一笔巨大的费用,2004年,黄宁倩突然得到命运的垂青,江苏一家整形医院同意为他免费施行变性手术,当年的12月31日,黄恩岭接受手术,变身女人,改名黄宁倩,被人们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中国版河莉秀”。

另一个性别并没有那么美好

男变女的变性人,要进行人工生育理论上等同于“男性生育”。

“变性手术后,他们的焦虑并没有得到缓解。”

斯科特现年30岁,因为仍有女性生殖功能,而与托马斯合法结婚。他说自己正急切地盼着分娩。他们决定为这个孩子取名为“迈尔斯”。“我们知道会有人批评我们,但是我们感到幸福和快乐,并不觉得羞愧。”斯科特说:“当我跟家人说了这个想法时,他们以为我疯了。但是,慢慢地,他们发现我是认真的,因而当我16岁时,就允许我开始服用男性激素。”他说。父母为斯科特支付了4600英镑切除了其36码的胸部。不过,因为付不起变性手术,依然保留了女性器官。

目前,已经有一些类似于埃文斯这样的人以及组织来帮助变性后悔的人解决当下困境。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还是如何在变性之前,让他们搞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有这个需求,以及能否接受改变性别所带来的后果。

采访中,黄宁倩私下向记者透露,目前她已经选择了一位矢志不渝的追求者——杭州朱先生(化名)成为自己的心上人。据悉,32岁的朱先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目前在浙江开了数家餐饮企业。当初,两人是因为朋友的介绍而互相认识,在交往的一年多后,朱先生向其求婚,并计划于今年10月结婚。

“我们呼吁NIH
SGMRO承认日益增长的变性者社区的存在,并拨出资金支持他们罕见、紧迫和基本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这个机构在推特上为美国变性后悔者群体请愿,希望以此得到重视。

女变男 能生育 美国加州已经有了案例

自幼产生想要跨越性别的念头,在医学界被称为“性别认同障碍”。性别认同障碍产生的原因,很难被解释清楚,有人分析这和他们的童年经历有关,有人则认为这根本上源于其身体激素分泌问题。

对于黄宁倩打算结婚生子一事,很多市民很是好奇。江苏尔雅律师事务所律师宋洪波表示,虽然同性婚姻在世界其他多个国家得到认可,但截至目前,我国现有法律则明确规定,即只认可异性婚姻。既然黄宁倩女性身份早已得到公安户籍管理部门的认可,并将性别改为女性,其与男友的婚姻将会得到法律认可,属合法婚姻。

2003年日本政府曾通过《性同一性障碍特例法》,按照法律规定,符合条件的变性人手术费用加入了医保,这意味着想要变性的人只需支付变性手术所需费用的30%,而政府可为他们支付剩下的70%。另外,在满足一些特定要求的情况下,变性人还可以向政府申请更改户籍性别。

昨天下午,在常熟仁和医院整形美容中心,记者巧遇了“中国版河莉秀”、中国首位网络征婚变性人黄宁倩。据其透露,今年十月,她将与相恋一年多的身为餐饮业老板的男朋友结婚。对于未来是否会为男友生儿育女,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她坦言,一切随缘,只要对方喜欢就好。

目前,埃文斯为变性后悔人群设立了一个名为“Detransition Advocacy
Network”的慈善机构,机构首次会议已经在10月底举行。

据了解,这两位幸福的人之前都是女儿身,他们在接受了变性手术之后,成为男性,然后走到一起,组成了这个“跨性别”家庭。

然而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变性人在变性手术过后出现了反悔的情况,当他们想要再申请法律上的性别变更时,一切没那么容易了。很多日本变性人向政府请愿,希望能够为变性后悔的人提供改回性别的法律途径。因为政府针对他们制定的法律,并没有涉及到变性人反悔问题。

变性人生育,能行吗?

最近,英国一家慈善机构的创始人埃文斯,在接受英国电视台采访时称,英国有数百名变性人因变性而反悔。“很多变性人都希望自己没有当初没有做手术,因为变性后他们对于性别的焦虑没有得到缓解。”

“假妹子”勇敢变性网络征婚

女性表现为喜欢举止粗犷,好斗,喜欢和男生玩,做事干脆利落风风火火;男生表现为喜欢女性着装,喜欢和女生玩,喜欢过家家,讨厌自己的生殖器等等。

这和他的经历有关。帕特里克从小喜欢就女孩的装扮,比如穿裙子。但是在听说变性人之前,帕特里克从未产生过要成为女孩的想法。

按照心理医生的要求服用了发育抑制剂后,帕特里克发现自己的男性生理特征的发育并没有减缓,他对此感到焦虑甚至自残。他的母亲为了减缓他的心理压力,违背医嘱买来了雌激素药品。可帕特里克却在服用后开始反悔,觉得成为女性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除了生理和心理问题,外界对于不同性别的态度也让他们体验并不好。在日本,有变性后悔的人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后悔变为女性。因为变性后她发现找工作并不容易,有公司因为她是变性人拒绝她,还有公司则仅仅因为她是女性而拒绝她。

这对于变性人而言其实是不负责任的。很多有变性意向的人通常将变性后的生活幻想的非常美好,这甚至会让原本为性别焦虑的他们更加焦虑。可幻想越是美好,事实越打击他们。

在遭遇了多重负担甚至折磨的情况下,许多变性人开始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后悔的情绪。

几年前国内媒体曾采访过一些变性人,其中一位性别已更改为女性的变性者曾表示,在自己做完手术后,下体需要长时间佩戴假体。一旦假体取出,她的阴道将在几十分钟内萎缩。可戴假体造成的不适又常常让她非常烦恼。这些都仅仅只是生理上产生的麻烦中的一部分。

经过测试和询问,心理医生得出结论:帕特里克有性别认同障碍。这个诊断结果相当于告诉母子二人,可以进行变性手术。不过此时的他尚未成年,所以手术只能延期进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