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综艺混战再起 逗笑这件事经验也是“犯错”

一度,喜剧节目就像嚼烂的馍,从全国近40档节目到人人舍弃,改变只在半年间。可忽然间,这款节目又有了成为香饽饽的趋势,日前,一些地方卫视纷纷宣布新推喜剧综艺,荧屏喜剧综艺混战眼看就要重新热闹起来。  新来者的心态不难揣摩。千军万马退去的2年里,总有黑马跑到收视榜头名,环顾四周,怎可不见对手? 于是,郭德纲、小沈阳、沈腾、贾玲一长串喜剧人的名字正以重新排列组合的方式霸占荧屏,各家卫视试图复制意外崛起的经验。然而,喜剧的特殊功能决定了,这是门极容易让人疲劳的文艺样式。尤其在互联网时代,海量段子让人应接不暇,逗你笑这件事,经验有时也是犯错。这种错,新近入局的几档节目最忌讳。要想继续领跑,唯有先解开长久以来的伪命题。  真的无套路?
只叹走过的人还不够多  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网络环境下,这话迟早成为喜剧综艺的宝典之一。成名已久的名家大腕也好,深藏民间的素人也罢,类似脸孔在网上过度刷,总有透支笑点的一天,就像复旦大学副教授蒋昌建所说套路依旧有。  当初,《欢乐喜剧人》 第一季面世时,开心麻花团队的作品展示了小品电影化的格局,观众们头一回瞧见小品不小,原来特技、声效也是加分选项。《笑傲江湖》 第二季引入黑光剧时,大家惊诧于黑衣、荧光营造的反差视效。正如施嘉宁、朱慧两位导演所言,在近3年不断试错的路上,出奇制胜、拒绝套路,是他们恪守始终的原则。  但互联网的传播环境几何式加速笑果衰减,从前春晚那些一年笑一次,一笑笑一年的段子一去不返。当灵感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套路就成了谁都绕不开的路。哪怕好评如潮,但是节目第一季未过半,小电影不仅仅是沈腾一家的追求。尽管登上收视榜首,黑光剧在走到第三季后也再难称作惊奇。  时下,有更多的卫视加入了荧屏喜剧综艺战局,境况不会变得乐观,因为喜剧明星不过是有限的几十位,重复自己是他们最大的套路;而民间高手虽能偶尔出其不意,但一招鲜仍是素人甩不脱的套路。  有人统计,过去3年,仅沪上荧屏的一档喜剧综艺节目,就抛出了600个段子,但真正的难在于天南海北甚至走出国门找高手之后,从头到脚外加道具地调用一切可搞笑的元素过后,还能否绕开套路?  方言成天堑?
昨天的段子挠不了今天的痒  一直以来,方言是阻隔喜剧传播的天堑,这概念根深蒂固,甚至还有喜剧不过江一说,即长江为界,南北方言在喜剧界各自圈地。  上海戏剧学院吴保和教授提到,方言成天堑,这种偏见应该打破。可目前看来,各路尝试胜败各半。某档著名喜剧综艺节目算是有心把眼光投向南方,随着第三季里越来越多的海外力量涌现,导演组意图明显打破语言桎梏。可也有人提出,某苏州小伙凭魔术结合肢体,笑果有,但金句无;登台的俄罗斯小伙虽能证明东北口音不是喜剧的必然,可他同样没法证实,若褪去老外学中文这个天然萌点,还有多少人能笑出声来。  转战明星舞台,南方笑星更无优势可言。有网友直言,怎么还在说姚慕双、周柏春的台词? 昨天的段子怎能挠今天的痒。  雅俗难共赏?
不是做不到只是站不高  曾有人说,雅俗共赏只是个愿景,要把不同文化背景、教育背景的受众笼络到同一审美平台,几无可能。  但蒋昌建说:不是做不到,而是站得还不够高。他以钱锺书先生举例:《围城》里字字书面语,却透着幽默感。国外也有相似的,王尔德之所以被叫做毒舌,那些对人性鞭辟入里的词句是他最明显标签没有人富有到可以赎回自己的过去;心是用来碎的;我喜欢自言自语,因为这样节约时间,而且不会有人跟我争论哪句都用词规整,哪句都有着成为段子的潜力。  有档喜剧综艺有句特别暖人心的广告词: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对。为什么笑会成为今天的刚需? 只因当代人在压力中前行,需要精神的按摩、人心的抚慰。从这一层面看,俗气的段子或能博君一笑,但按摩人心,无从谈起。有人说,喜剧混战已兵临城下,逗你笑这件事,刚刚开始。

此外,喜剧综艺在模式上离成熟的标准还有不小的距离。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大部分收视率不错的节目集中在江浙沪包邮区,但综艺喜剧节目本身的演员、风格、表达形式和笑料包袱大都来自北方。无论是《笑傲江湖》,还是《欢乐喜剧人》,“重北轻南”的地域不平衡问题始终未能得到合理解决。相比于北方喜剧表演人才大批涌现,南方喜剧人即便已非素人演员也频频遇冷。以《欢乐喜剧人》为例,第一季中的吴君如早早淘汰出局,第二季请来了业界大咖,香港“喜剧之王”詹瑞文,依然未能打破南方喜剧难热的魔咒。

喜剧电视节目的发展需要有同行者,有更多行业同仁能一同加入到喜剧节目的创制中,对于喜剧电视节目的模式的发展,以及喜剧节目的类型的升级将起到推动作用。有竞争,并不是压力,而是动力。姑且不谈谁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在博君一笑的道路上,聚集各方众智,喜剧行业也将逐渐形成规模。同时也将助于素人喜剧人才的孵化与养成。

立三观

在《笑傲江湖》刚开播之初,业内大多唱衰原创喜剧节目,作为喜剧内容的呈现者这些喜剧素人,包袱创意、储备、尺度等问题让业内人存疑。2014年作为喜剧节目的开播元年,40多档节目扎堆荧幕,《笑傲江湖》凭借专业的编剧团队,对素人采用养成的方式脱颖而出,成为名符其实的喜剧节目先锋。对于《笑傲江湖》的选手而言,所谓的素人也有不同程度的演出经历,节目创制组对其不但精品化打磨喜剧内容,还根据每个喜剧人的特点,量身制定执导。观照现实,让节目在具备笑果的同时,更具备观赏性,有意思,有意义。

当时许多媒体评论说,南方喜剧的落败并非由于喜剧资源匮乏,而是因为南方喜剧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别于内地观众熟悉的相声小品。比如粤港文化中较有代表性的“栋笃笑”,同样是一个人在台上表演的语言类喜剧节目,但整个节目以粤语方言展现,这样的表演空间、方言障碍无疑是喜剧综艺热潮“跨不过长江”的原因之一。

朱慧

□纪如泽

喜剧节目更大的舞台在哪里?

由浙江卫视打造的《喜剧总动员》即将播出,节目中十多位影视明星将跨界和专业喜剧演员实现合作,吴秀波与郭德纲将在节目中带领各队队员——对,就是主持过《欢乐喜剧人》的郭德纲和吴秀波。节目将由影视演员刘涛、李晨、蒋欣、陈赫分别搭档喜剧演员沈腾、岳云鹏、常远、贾玲共同完成竞演作品——对,就是那拨在《欢乐喜剧人》中的常客。从现有的剧照来看,《喜剧总动员》甚至连舞台布置都与《欢乐喜剧人》高度相似。

日前《笑傲江湖》第三季完美收官,第三季每期收视率均位列同时段第一,持续领跑周日晚间综艺荧屏。朱慧在面对记者对于下一季《笑傲江湖》将有怎样的呈现的提问时回应道,节目将会顺应时代发展,观照现实生活,坚持原创,拒绝复制套路,打破五季死魔咒,一直陪伴在观众身边。目前节目经过三季在内容资源、喜剧人才方面有一定的积累,对于电视节目之外的行业拓展,目前还希望能够再些积累。相信那一天很快就到了!

一时间,“喜剧综艺节目迎来春天”的论断呼之欲出,但这样的判断恐怕略显乐观了。尽管两家卫视已各尽所能摆好架势,但无论是雷同《跨界歌王》的《跨界喜剧王》,还是撞脸《欢乐喜剧人》的《喜剧总动员》——《喜剧总动员》制作方之一与《欢乐喜剧人》甚至为同一家——都难掩演员嘉宾过度开发、节目形式高度同质化的缺陷。

养成喜剧素人,迎合+引领观众

曾几何时,各大卫视尚在“歌舞升平”的音乐综艺“战场”上厮杀,而东方卫视独辟蹊径,凭借《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不错的口碑和不俗的收视,为综艺节目的发展打开了新局面。显然,竞争激烈的综艺市场不会让喜剧综艺的清流独存于一家卫视,两档喜剧综艺《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迅速加入竞争,预示着新的战场已经铺展。

笑傲喜剧体系成喜剧电视节目造血工厂**

港式喜剧也好,海派清口也罢,在节目上呈现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不好笑”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然而承认“不好笑”就那么困难吗?又不是头回见识港式喜剧了,一会儿说是文化差异,一会儿说文化层次高的人才懂他的作品。要真的想开脱,其他点都没用,“接受任务时间太短,没有足够的时间好好打磨一个像样的剧本”算是比较靠谱的解释。回到《欢乐喜剧人》本身,两季看下来,我认为港台两地团队纷纷落败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太自己”而恰恰在于“没自己”!一方面有自以为是迎合北味的痕迹,另一方面又不是真的了解北味,加上急于获得肯定,得失心重,一不小心就用力过猛。

孙建弘

提问题

然而这并不是全部,对于喜剧节目朱慧有一个小小的野心,她希望通过《笑傲江湖》可以提升、引领观众的审笑水准,她补充道,对于喜剧节目而言其实并不存在高雅与通俗之分,喜剧内容的创作都是源于生活。大家口中所说的高雅的喜剧类型其实从收视曲线上来看反而不如其他类型的节目。但是我依然会保留这些节目,希望能够通过这个舞台,让更多的人能接触、感知这种类型的喜剧。虽然目前收视上较为小众,但未来成大众也未可知。同时,不仅是在喜剧的表现类型上,在喜剧节目的内容上,朱慧的团队也在不断尝试升级,让内容有意思,有意义。

摆事实

朱慧称,目前喜剧节目的制作主要有两大难点:

与栋笃笑命运相似的还有前两年在沪语方言区颇受欢迎的,以周立波为代表的“海派清口”节目,此类建立在方言基础上的笑点包袱大都无法走出地域限制。还有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是表演时间,无论是海派清口还是栋笃笑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展现其语言魅力。

三年来,我们通过收集每一集的收视曲线,针对于不同年龄层、地域以及受教育程度的观众进行观众画像,逐渐搭上了观众的脉搏,掌握了观众的审笑标准。421个喜剧小节目,每个小节目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一次测试,一方面是对编创团队的测试,一方面是对观众的测试。421个喜剧小节目不走套路,不过度消费旧梗,结合素人选手的个人特点,先迎合最核心观众的审笑标准,尝试多种喜剧表现类型:脱口秀、小品、二人转、舞蹈喜剧、默剧等等。结合时下热点话题,节目类型百花齐放,421个小节目总有一款是你最爱。这也是《笑傲江湖》始终保鲜的秘诀。

同质竞争不科学

近几年,综艺节目的王牌逐渐由引进节目被原创节目所替代。不知从何时起,喜剧节目产生的话题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喜剧类型的节目层出不穷,第三季的电视荧幕也几乎成了喜剧节目的天下。

无独有偶,北京卫视也在九月推出了《跨界喜剧王》,接档刚刚完结的《跨界歌王》。延续其“跨界”的主题,《跨界喜剧王》在嘉宾的选择上更为宽泛,除了早已被爆参与首期录制的邓亚萍、费玉清,据媒体报道被邀请到的跨界明星总人数或逾50位。节目采用“五位喜剧经纪人+五位跨界明星”的组合方式进行喜剧竞技。大张伟、薛之谦此类喜剧天赋不俗的“段子手”明星自然不能漏下,TFBOYS,黄晓明、王凯、钟汉良、林志玲等影视红人也是综艺标配,而姚明、傅园慧、张继科、孙杨、林丹等体育界新兴网红,现也加入《跨界喜剧王》超豪华明星套餐。

观众对于首次亮相的喜剧素人来说没有什么心理预期,笑点容易被引爆。在经历了喜剧节目的小型爆发期,尤其是目前《笑傲江湖》已经播了三季后,观众接触过的表演形式和内容增加,笑点随之变高。观众对于选手的心理预期变得非常的高,如果你没有突破之前的自己,不但没有带给观众他意料之外的东西,仅是达到心理预期的程度,也将逐渐失去观众。这对于节目创制团队以及喜剧素人来说是最大的挑战。坚持原创,拒绝套路,将是喜剧电视节目保鲜的又一秘诀。

况且,有东方卫视珠玉在前,喜剧类综艺节目想要在荧屏上再度突围,仅靠迅速上马的同质竞争恐怕并不科学。事实上,即便是目前已经有固定收视群体收视稳定的东方卫视,也是经过了一阵摸索才得以有现阶段成果。东方卫视打造的《笑傲江湖》《笑傲帮》《欢乐喜剧人》《金星秀》《80后脱口秀》等形成喜剧节目链,相互加持不断改进的过程中逐渐摸索出相对成熟的套路。而对于东方卫视来说,走到第三季的《笑傲江湖》也面临着审美疲劳的困境。有业内分析表示,此次喜剧综艺热潮和2014年颇为相似,而两年厮杀的结果也只是留下寥寥几档喜剧综艺。所以,现在就期待喜剧综艺的春天,似乎还是早了些。

鄂博小品

喜剧综艺井喷,但能在坊间流传较广的梗却寥寥无几。宋小宝的一句“雨露均沾”几乎成为所有综艺必备,侧面说明喜剧类节目难现往日辉煌——要知道,10年前春晚小品随便抖出一个梗,几乎可以红半年。

成为电视喜剧节目领域王牌先锋的东方卫视《笑傲江湖》,日前第三季已经收官。回望三季,《笑傲江湖》开播期间最高的曾创下收视率3.43的超高收视成绩,2015年创造了全网点击16亿,34城平均收视率2.49的成绩,第三季每期收视率均位列同时段第一,持续领跑周日晚间综艺荧屏。那么,《笑傲江湖》对观众始终保鲜的秘诀是什么?

讲道理

朱慧表示,对于喜剧节目而言,剧场是最利于传达笑果的场所,电视的传播方式对于喜剧人的表演、信息传达都会造成衰减。我们导演利用舞美道化这些,将在一定程度上做出弥补,但舞美并不是喜剧节目的全部,观众也不是因群演阵容、谁声音大就笑出来的,还是依靠内容。经过实战喜剧人将能逐渐搭上观众的笑脉,素人的养成式将极大程度的提高笑果的产量和质量,让观众一触即发。

正如《欢乐喜剧人》总制片人辛唯嘉说的,“一档喜剧综艺、一个喜剧明星之所以能成功,最根本的还在于编剧和创作,这和真人秀的原理是一样的:好编剧是核心竞争力。节目想要好看必须坚持原创,拒绝复制套路,这样节目才能长久。”而今天的综艺喜剧热潮之下,在各类综艺资本竞相追逐明星,扎堆涌入热点,渴求迅速变现的同时,明星撞脸、节目雷同、创意匮乏、笑点粗糙等一系列问题还有待电视人们共同思考。

跟唱歌一样,人们对于欢乐的需求是刚需,但是,喜剧节目能红多久?喜剧节目更大的舞台在哪里?

拒绝复制才长久

时代在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地提高,但随之而来的工作以及生活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开怀一笑是人们释放的方式,对于喜剧的需求也逐渐成为刚需。然而能博得观众一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姑且不说观众受教育情况不同,受地域、成长环境、人生经历等因素影响,观众的笑点都不一样。《笑傲江湖》从开播至今三季节目一共创作出421个喜剧小节目,每个节目都能获得掌声和笑声,其成功的因素在哪里?

喜剧综艺多撞脸

无论是谁,一个作品是无法满足所有观众的。面对笑点不同的观众,朱慧表示,她的解决方案是迎合+引领。

南方喜剧不过江?

相对于美国、韩国的成熟的专业喜剧人(Gagman/Gagwoman)的培养方式,中国在喜剧行业专业人才的培养上还较为滞后,喜剧产业模式还未形成,行业资源还较为匮乏。随着观众对喜剧节目要求高,优秀编剧凤毛麟角,喜剧人才紧缺。喜剧节目想要走更远,还需要具备专业素养的人才来持续输血。

东方卫视中心独立制作人、《笑傲江湖》的总导演朱慧在接受艺恩网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成功源自于节目背后的笑傲喜剧体系以及三年来不断的积累。参考开心麻花、辽宁民间艺术团这些拥有诸多小剧场演出经验的专业的喜剧团队他们拥有自己的创作团队,电视节目制作团队也需要组建一个专业的喜剧创制团队。这三年来,我带着团队建立起来一套50+30+n+1的系统:50个电视喜剧导演,30个喜剧的编创人员,N个具有个人喜剧特点、标签的演员,以及1整套的发现、培训、养成的喜剧系统。我们节目的喜剧导演和编创人员、演员,不但精通全球各国各类喜剧模式,并拥有全国众多的喜剧资源,熟记各类节目的喜剧包袱和逻辑,具备电视喜剧节目制作、创作的综合能力,为电视喜剧节目创作持续输血。这四块资源,整合在一起,才能做成《笑傲江湖》以及衍生的一系列节目。

卢鑫玉浩获第三季年度总冠军

第一,喜剧节目创作犹如爬楼,内容的创新要不断突破自我。

像广场舞一样,喜剧节目是否会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以一种崭新的形式呈现,朱慧认为这取决于未来电视技术的发展程度对于内容转播的影响,这也同时将决定喜剧节目的舞台未来会有多大。

黄景行团队

以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成功为参照,又一波的喜剧节目崛起。面对后起新秀的挑战,《笑傲江湖》的地位该如何捍卫?

面对这样的提问,朱慧表示,我们的对手从来不是同行,而是观众和自己。《笑傲江湖》节目的宗旨是博君一笑,对于喜剧节目不分三六九等,男女老少,海内海外,只要你能逗乐观众。但是为了要获得观众一笑,我们要击败的是自己。

我们的对手只有观众和自己

在以东方卫视《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为代表的新型喜剧综艺节目出现之前,观众们收看喜剧类型表演节目的渠道仅局限于央视、卫视台的节日晚会剪辑以及曲苑杂坛式的节目。2014年,由冯小刚、宋丹丹、吴君如、刘仪伟担任评委的素人喜剧节目《笑傲江湖》在东方卫视播出。当时还陷在引进节目的收视战中各家卫视以及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原创的喜剧节目,凭借冯小刚多次直指娱乐圈弊病的言辞,节目迅速引发社会关注,还让孙建弘、崔大笨等喜剧新人走进观众视野。

第二,喜剧节目玩法升级需要各方众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