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包场现“手写票” 《我不是药神》也遭偷票房

电影局市场处负责人表示,在一些国家对瞒报票房的影院处罚是3年内不能放映影片,目前官方还是为国内的影院留下了整改的机会。也正是因为惩罚力量轻微,偷票房行为仍是屡禁不止。

2005年,《电影院计算机票务管理系统软件技术规范》出台;

为何偷?如何偷?

此外隐形的“黑影厅”也是偷票房的一种形式,和系统上有的影厅共享片源,但本身却不显示在系统上,这样的行为在技术上实现起来并不困难,但于电影市场而言,“黑影厅”堪比“黑洞”。同时随着科技水平的发展,还有些影城利用系统违法违规对影片票房大量透漏。叫片方防不胜防。

2.
出售手写票、自制票、过道票、甚至无票入场,影片票房收入不录入票务管理系统。

图片 1

偷票房行为的出现,自然离不开一个利字。其实,中国电影市场偷票房的主体一直较为复杂,从片方到影院都深陷在偷票房的泥潭中无法自拔。

通过以上国家连续几年出台的相关政策可以看出,国家相关部门对于电影市场的规范越来越重视,为了配合以上政策,为了更好地提升监察覆盖率、监察效率,降低监察成本,提升社会影响力以及社会效益,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秉持着“大局意识”、“市场意识”、“服务意识”,票房监督系统“电影壹壹零”应运而生。

在《电影产业促进法》颁发后不久,相关部门就迅速对326家违法经营的影院实施处罚,不过惩罚力度并不大。其中63家影院瞒报票房超过100万,但整改也仅限于停业整顿3个月,后续视调整情况重新核发放映许可证。

监督平台强势上线 华夏电影助力规范市场秩序

  1. 利用影院票务管理系统恶意退票,二次出售。

  2. 出售套餐票,搭配影院商品如3D眼睛、零食等捆绑销售等模糊票价。

  3. 找第三方组织大量购票,偷取电商平台给予的补贴费用。

另一种偷票房的行为可以说是“偷梁换柱”,单位或者企业包场购买的团体票也许根本不会计入所看的片子上,而是被有意录入影院想增加票房的片子里,甚至没有电影名称的会员票,其观影票房都会被任意转移到某部电影的账面上。

提供爆料的影院店长刘某告诉记者,在临沂市,其实团购和包场都特别难做,因为很多影院会低价出售包场的手写票,甚至免费送出,但不录入系统,这已经成了临沂市放映方公开的秘密。而对于像保险公司这种组织包场的商家来说,自然是选择低价的影院,这无疑给很多正规经营的影院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电影壹壹零的建立在为优质内容提供广阔发展机遇的同时,也为华夏电影自身全产业链的布局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从电影制作、引进、发行到监察,华夏电影正在不断优化自身产业格局、助推电影市场繁荣向上。

在政府部门的整改之外,很多片方也在反击偷票房行为。2013年,中影、华谊、博纳、光线、星美五家公司联合成立了监察公司。影城经理张某称这仅是在一定程度上保全了几家公司出品的影片,对整个行业来说仍是杯水车薪。近几年,虽然第三方监察机构兴起,但是对很多中小成本影片来说,依然无力耗巨资聘请第三方机构为其影片保驾护航。

华夏电影长期秉承着“对院线、影院最诚信的服务也是对广大观众最诚信的服务”的宗旨,与“偷票房”的行为坚决斗争。《2017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也指出,偷漏瞒报票房的方式和手法在不断翻新,“退票”、“锁场”花样翻新,全民抵制不公平竞争迫在眉睫!

张某称,他们影院已经联系了《我不是药神》的出品方和发行方之一北京文化,希望影片的利益相关方可以引起重视。目前,北京文化尚未回复。

其他形式还包括“强行搭售”,影院只按照最低限价出售电影票,与正常电影票的差价则被作为“套餐”中饮料、爆米花的消费,而买卖食品的费用显然是不参与票房分账的。以及“高价低报”,影院会收取高于票面的价格,差额的票款则以盖戳的形式补足。

偷票房屡禁不止,国内惩罚力度需加强

自我国电影银幕总数超越北美后,国内电影票房也一度打破北美电影市场制霸全球的神话。中国电影市场方兴未艾,但欣欣向荣的表象下则是冰火交织的暗潮涌动。刚刚过去的春节档,各类大片“神仙打架”,《流浪地球》华丽逆袭强势领跑,《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等热片稳定发挥,今年的春节档最终以58.4亿元的票房收官。

这也就是说,这种票房瞒报行为不仅避开了上交5%的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和3%的营业税,也避开了和片方的票房分成,影院可以将全部收入揽入囊中。此外,这种通过低于市场正常价出售电影票留住客户的行为,在影院之间也属于性质恶劣的不正当竞争。

除了传统的手写票,影院也会通过“挪票房”违法盈利,由于不同电影在发行时被预估的受欢迎程度不同,因此发行方和影院有不同的分成比例,而分成比例较小的电影则存在被“挪票房”的风险。

手写票其实是近几年电影市场上较为常见的一种偷票房方法。一般采取手写票的放映场次,大多都不是在片方允许下进行的播映场次,既不会在公开的票务平台予以显示排放信息,也不会录入影院票务系统。

偷票房的现象观众屡见不鲜,但具体操作方式却是大有门道,据华夏公司电影壹壹零相关负责人介绍,业内常见的最初级的偷票房方式为“手写票,自打票”。此类影票通常不会录入影院票务系统,更不会在公开的票务平台显示排放信息。这种方式虽然技术含量最低,但却为影院带来了百分之百的利润。

另一种是在院线下加盟的,如中影星美、上海联合等,虽有直营影院,但加盟店居多。因为与加盟影院无股权关系,院线是无权参与影院经营管理的,对影院票务数据更是无法干涉。而这种影院多为个体私人经营,因急于回本且受到的管束较小,很容易发生偷票房的行为。刘某表示,这两种影院在全国范围内各自占了半壁江山。

图片 2

中影星美国际影城收取平安保险的单张票价为10元,这不仅低于市场要求的25元的最低票价,更是违反了优惠票价不得低于挂牌价格70%的规定。更重要的是,这还是手写票,根本不会计入《我不是药神》的总票房。

与此同时,从普通观众角度来说,监督电影票房第一可以维护自己喜欢的影片或者明星的票房不会被影院偷走,第二还可以有机会获得华夏电影给予的奖品和奖励;从片方角度来讲,通过授权给华夏电影监察,为片方保驾护航,弥补片方票房,配合片方发行期间所提供的举报和疑似违规线索,全国范围监督影城,维护促进片方利益,可谓一举多得。

由此可见,从整个行业来说,因为政府部门惩罚力度不够大,行业内部监管辐射范围又小,国内偷票房现象其实仍未被有效管理。目前,一二线城市院线趋于饱和,三四线以下的城市院线正在崛起,并成长为支撑票房的中坚力量,而这也给市场监管加大了难度。

2014年,《电影院票务管理系统技术要求和测量方法》出台;

电影片方偷票房,除了着眼于票房利益,背后考量的还有影片所带来的资本市场的长线利益,片方偷票房手段也很是多样。比如此前的《叶问3》与大量影院签订了包场协议,幽灵场冥币特惠价等纷纷出现,2015年的国产票房冠军《捉妖记》也曾被传出现过大规模、有组织的票房造假行为。

图片 3

《我不是药神》爆火后,全国保险行业闻风而动,开始借势营销。据记者了解,全国各大城市均有保险公司进行包场组织客户观看《我不是药神》,当然在影片播放前自然少不了保险公司的业务营销视频。

现如今,到影院观影已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大众文化消费方式,而电影市场也在机遇与挑战中风雨兼程,对于电影票房的公平竞争不仅涉及到市场秩序的完善,更关系到电影产业的长远发展。此前,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已明确表示抵制“偷瞒票房”行为,而华夏电影推出的票房监督系统也一定会为净化市场做出卓越的贡献!

对于此次中影星美以手写票偷《我不是药神》票房的事件,刘某解释也与中影星美的影院属性有关。在我国,院线公司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在院线体系下直营的,比如万达院线、幸福蓝海等均属于院线直营影院,这种影院一般会有统一管理流程,且合法合规。

众所周知,110是我国的公安报警电话,它是让每一个公民最具安全感的电话,而电影发行放映市场的“壹壹零”也必将履行其职责,有效提升产业公正性,守护并完善电影发行放映的市场秩序。

据该影院经理张某爆料,7月7日,平安保险组织客户在临沂市中美国际影城(齐鲁园店)包场观看《我不是药神》,影院就采用了手写票的形式,并无正规打印票,不录入影院票务系统。

这个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为电影市场的违约行为举报提供了一个透明公开的监察举报网络平台,它将号召更多专业人士及广大影迷共同参与监督,通过将相关证据信息、照片上传公众号或小程序即可举报抵制偷漏瞒报票房的行为,规范并净化电影环境,保障各方权益,维护电影市场合理运作机制,促进电影市场良性健康发展。

记者发现,在这个手写票上,除了《我不是药神》的片名和座位号,影院名称和影院地址等信息均未提及。

图片 4

不过在刘某看来,如果相关部门能加强惩罚力度,是可以提高整个行业风险意识,并减少触碰底线的影院数量的。偷票房偷十万,但罚款只交一万,没有任何意义。但如果违法违规被长期停业整顿,影院票房亏损远大于罚款金额,绝对可以引起重视。他说。

2017年,《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颁布。

2017年3月1日,广电总局正式颁布《电影产业促进法》,其中提出详细惩治措施:

在认真做好发行的同时,华夏电影也肩负起了电影界的信任与重托,因此电影壹壹零应运而生,这款电影票房监察系统将为全产业链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同时为了增加受众参与,每月举办热门电影晒票根抽奖活动,可谓“有线索举报,没线索抽奖”,此次3月热映影片《惊奇队长》、《驯龙高手3》、《江海渔童之巨龟奇缘》、《乐高大电影》等都将在公众号参与晒票根抽奖活动。在资本的寒冬下,华夏电影不仅搭建了制片与院线放映的桥梁,更保障了所发行的影片及其他影片的健康竞争,为制片和片商拓展了市场,。

偷票房行为屡禁不止,一直被视为是行业的毒瘤,而相关部门也多次采取措施整治。2015年初,广电总局曾推出监管U盾,加强对影院票务系统的监管。2016年初,广电总局推出了《关于开展电影市场秩序专项治理活动实施方案》,详细列名了26种违规行为以及处罚措施。

2016年,《关于开展电影市场秩序专项治理活动实施方案》推出;

据保险公司的员工和客户反映,不止临沂中影星美国际影城(齐鲁园店),像临沂保利乐尚激光影城(经开区店)、临沂华夏巨幕国际影城(沂蒙路店)、临沂中影乐尚主题影城(北园路店)这些影城,都在以10元/张票价或者类似的低票价优惠联系他们拉团购和包场。

从《战狼2》到《我不是药神》,关于“偷票房”的传闻络绎不绝,观众对此也早已司空见惯。这种通过不正当手段偷漏瞒报票房的行为,不仅避开了5%的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和3%的营业税,也避开了和片方的票房分账,可以说是一本万利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影院会顶风作案的原因。

但是他也表达了对监管难度的担心。刘某称,偷梁换柱这种偷票房行为还是很容易查到的,但手写票要取证就很有难度了,票务平台查询不到排映信息,也并未被录入影院系统,且很多影院使用的是不可监控型的放映机,也无法查到放映纪录。可以说,有的以手写票形式播放的影片,就跟未存在过一样。

图片 5

借热门影片营销并无不妥之处,但在这场阵势宏大的包场行动中,却有影院在背后以手写票的方式偷取着这部国产良心之作的票房。

不可否认,今年的“高价票”和泛滥成灾的盗版资源对春节大片的电影票房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影响,而每年春节档争议不止的“偷票房”行为同样不容小觑!电影发行放映市场偷漏票房的违法行为层出不穷、屡禁不止。对我国优质电影内容产生不良冲击,作为全国拥有国产与进口影片发行权的电影公司,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特别推出了电影市场违约大众举报平台——电影壹壹零,期望以此为中国电影市场正本清源,保持各方利益和市场持续繁荣。

此外,有的片方也会被竞争对手偷票房。《战狼2》上映时,就有大量观众反馈虽然观看的影片为《战狼2》,但是原票根并非《战狼2》,而是同时期上映的其他影片。这种偷梁换柱的做法此前也有发生,2014年韩寒的《后会无期》上映时也遭遇了错票门,很多观众拿到的就是《小时代3》的电影票。

作为“电影壹壹零”开发者,华夏电影一直将规范电影市场、促进产业优化发展视为使命,深耕多年,在致力于发行业务的同时,也在监察方面做出突出的贡献,几乎覆盖一年之中的各个重要档期不论是贺岁档期的《红海行动》《美人鱼》,还是国庆档期的《无双》,《低压槽》或圣诞档期《智取威虎山》,同时也承接一些中小成本影片如《警察日记》及一些弘扬民族精神,国家政策,党员先进事迹的主旋律影片如《十八洞村》等,为本土电影产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在过去的一年,华夏电影共发行电影208部,结算总票房381.59亿元,在全国总票房中占比高达62.58%。

2017年初,博纳影业总裁于冬曾公开痛批偷票房的行为。他说:去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早就超过500亿元了,至少有20%的票房没有统计上来,影院偷票房才是中国电影的黑洞。

偷漏票房乱象丛生 行业顽疾亟待妥善处理

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有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行为,扰乱电影市场秩序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违法所得五十万元以上的,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情节特别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许可证。

2015年广电总局推出监管U盾,强化对影院票务系统的监察;

这种手写票偷票房的行为,除了对部分影院造成困扰外,也严重损害了电影片方的利益。如果以市场要求的最低票价25元计算,一旦未录入系统,片方一张票的损失至少在8元左右,一场130人左右的场次,片方损失已经达到了1000元。

偷漏瞒报票房被称为行业“毒瘤”,这一行业顽疾不仅扰乱了电影市场,辜负了电影主创团队所付出的心血与努力,更是侵犯了国家及人民的合法权益,为了打击这种恶性行为,国家相关部门也在不断加强监管力度。

在这场被爆料的场次中,8:30左右保险公司的众多客户就已入场,不过在保险公司将近一个小时左右的宣传之后,影片于9:55才开始放映。据悉,该场观影人数达到了130人左右,在电影开始后走道台都坐满了观众。

商家容易去包场的影片很多都会被偷票房,就像之前的《滚蛋吧!肿瘤君》,还有去年的《芳华》等这些影片都被偷过票房,操作方式也都是类似的。影院店长刘某称。

影城店长刘某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在监管方面会好一点,因为影城也多,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会相互举报的。但是像三四线城市,尤其是县级、镇级就很难有效监管。而且,很多小城市根本没有设立广电局、电影局等机构,完全处于监管盲区。

像中影星美这种加盟性影院如果被查处,会直接影响到院线品牌,往往品牌方会不再授予影院该品牌的使用权。但是对这些影院来说后果并不严重,因为它们还可以通过更换院线品牌的方式继续进行经营活动。

1.
使用两套或两套以上售票系统或不使用相关部门规定的票务系统,隐瞒票房收入或者使用其他方式篡改票房收入。

而电影院偷票房,不仅可以省去电影专项资金、营业税以及其他三方费用,还可以绕过与片方的分成,坐享纯收入。记者整理了以下5种较为常见的影院偷票房手段:

今日,山东省临沂市一家影院向记者独家爆料,《我不是药神》在上映之后,临沂市的很多影城都接到了保险行业大规模包场活动,但部分影城存在违法经营现象,恶意竞争,严重扰乱电影市场秩序,给影片带来了极大的票房损失。

由此可见,中国电影市场偷票房乱象的严重。在接受采访时,影院店长刘某表示,目前市场监管主要还是依赖于国家机构、发行方、行业内部监督三大环节发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