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观众越懂行,品质音乐成卖点

11日晚,音乐综艺《歌手》2019开播,刘欢毫无悬念摘得首场竞演第一名。当晚,在《歌手》之前,《声入人心》三位出品人也跟演唱成员一起送上让观众惊艳的演出。有观众在网络上表示,《歌手》和《声入人心》的搭配是荧屏周末的一次视听盛宴。值得留意的是,不管是零差评的《声入人心》还是已经坚持了七季的《歌手》,他们对节目高品质探索都获得了观众的认同,这种探索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观众的欣赏水平。因此,对2019年即将跟观众见面的其他音乐类综艺来说,要打动越来越懂欣赏的观众,品质提升至关重要。  

《歌手2019》已于十天前正式落下帷幕,虽然节目结束,但业内业外关于节目的讨论并没有停止。

图片 1

            

歌手这个节目已经走过七年,对于中国电视音乐综艺而言,《歌手》可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个节目经历过巅峰,也到达了瓶颈,和其他“综N代”的生长过程一样。

《歌手2019》结束了,如一本“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小说,刘欢顺顺利利地拿下了本季歌王。

无悬念赢了首期,刘欢预定歌王?

还记得去年总决赛弥漫着一股“告别”的气氛,不但出现了一段历届比赛回顾视频,最后的节目文案更是耐人寻味:“若此次一去不返呢?那便一去不返,我愿能无畏坚持,直到被你遗忘。”甚至洪涛赛后都没有接受媒体采访。

原本意外不断、话题屠榜的总决赛,即便是请来了王力宏、张杰、蔡依林这样的关注度超强嘉宾,也只是在流程化中寂静地结束了,连讨论“车祸现场”的声音也寥寥无几,而#歌手总决赛#的话题也只是在微博热搜榜上10名左右徘徊着。

  对于《歌手》这个节目而言,观众通常会有三个疑问,谁会来?谁会出局?谁会赢?拿《歌手》2019来说,七位参赛歌手的名单一出,网友纷纷表示:这个比赛不用比了,刘欢老师预定今年歌王。事实上,在首场竞演结束后,网友们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图片 2

蔡依林帮唱吴青峰

  在《歌手》前晚播出的首场节目里,刘欢带着原创新作《夜》霸气来袭,纯熟的歌唱技巧、独特的音色、与生俱来的天赋,让刘欢的歌声如同有魔力一般。

很多人以为《歌手2019》这个节目不会再有了,但它还是如约而至了。洪涛和他的团队,如此坚持不是没有意义的死撑,他们深知《歌手》这个节目面临的最大难题,除了观众审美疲劳等因素,还有华语乐坛资源的消耗和枯竭。所以,他们继续求新求变。这一季把歌手主题做到了极致。

在总结这届《歌手》的时候,有一个字被提到最多,那就是“糊”。在55城市网的收视率上,前13期节目,没有一期破1,只有第二期拿下了同时段的收视率第一名,而更多的时候是在同时段三、四名徘徊,甚至有过第八的成绩。

  此外,齐豫向观众展示了资深唱将的宝刀未老,一首《最爱》与其空灵嗓音、典雅气质契合,在场听众纷纷起身仰望舞台,直到尾音奏响也不愿落座。此行《歌手》,齐豫希望能传递自己的音乐感悟: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我有一些音乐上的想法,希望能早一点跟年轻人说说。而与此同时,她也表示不惧以新人姿态来唱新歌,豁达心态透露出洒脱、从容。

除了首发歌手外,还有补位歌手、踢馆歌手,囊获老中青三代,两岸三地海内外顶级唱将,还有不同的唱法:流行、美声,民族,可以说完全就是一场神仙打架。

这与前六季,尤其是第一季的成绩,对比鲜明。这一季,似乎“豪华阵容+多样的曲风”也没能挽救它的颓势,多数人觉得今年这档节目病怏怏的,没有了生气,难道是“歌手”IP不行了?如今《歌手2019》落下帷幕,我们可以再仔细看看这一季的“歌手”到底经历了什么?

  来自保加利亚的00后歌手Kristian Kostov携成名曲《Beautiful
Mess》作为首秀,这位节目史上最年轻的歌手进场就受到观众瞩目。

图片 3

话题弱、水花少、收视低,病怏怏的《歌手2019

《声入人心》出品人搭档演唱成员

洪啸表示,《歌手2019》如果按照以前找人的方法去寻找歌手,已经找不到合适的人了,甚至连首发歌手都凑不齐。再加上从2013年开始,《歌手》已经把遗珠类的歌曲都挖掘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年选择了开拓原创歌手及原创音乐这一版块。

时光倒回,回到今年《歌手》初露真容的时候,整个阵容阵容堪称华丽,内地歌坛大咖刘欢,“神仙姐姐”齐豫,“内地一哥竞争者”杨坤,在年轻人中相当有人气的创作型歌手吴青峰,再加上小众摇滚圈颇有影响力的逃跑计划,以及海外社交媒体上人气不小的“盛世美颜”Kristian
Kostov,无论是实力,还是话题,在初时被一致看好。

  当晚《歌手》开播前,湖南卫视《声入人心》带来了一场特殊表演演唱成员和三位出品人一起,共同完成炸裂舞台的声乐作品。

如果说以前节目推崇的是最好的表演,而《歌手2019》则是更推崇最好的作品。最终,洪啸确定了《歌手2019》的嘉宾80%都是创作型歌手。

然而,后面的故事并没有开头想象的那么顺利。

  本期《声入人心》迎来了出品人首次登台演唱,廖昌永带领四位音乐后辈共同演绎一首经典抒情歌曲《天边》。站在台上即将开口演唱之前,廖昌永都在用手势对大家做最后的指导,而几位年轻成员跟廖昌永合作时也都发挥出超乎平常的实力。坐在台下的尚雯婕一下就指出廖老师的魔力所在,肯定廖老师帮他们把腔体等方面都调过,四个成员的声音质感明显都比以前更好了。

图片 4

随着《歌手2019》的播出,收视并没有之前想象中乐观。公开数据显示,第一期收视率仅有0.806%。到了节目后期,即使踢馆嘉宾有欧洲电视歌唱大赛的亚军波琳娜,高人气的声入人心男团和“国宝级”歌手龚琳娜等的加入,也没能阻止一再下跌的收视率。节目在第六期时第一次跌破0.5%,收视率只有0.43%,即使是最近一期各角角逐的歌王冲刺夜,收视率也仅达0.659%,在晚间时段综艺中排行第六。

  因为有团队表演的经验优势,出品人刘宪华则利用这次机会发挥了自己的擅长带领成员们精心排舞,同时在演唱分工、站位、灯光等各方面下足了功夫,甚至在表演中融入了一段自己的钢琴独奏。有意思的是,《歌手》的现场导演洪涛曾在《声入人心》开播日通过微博发文表示唱好了,《歌手》见。《声入人心》即将收官,洪涛再次发声表示自己要兑现承诺。

老牌歌手不吃老本 原创多变才是真

百度百科《歌手2019》收视率截图

  记者观察

实力歌手部分,有刘欢、齐豫坐镇,补位歌手还有龚琳娜,他们完全是这个舞台的中流砥柱,继承了歌手一贯的水平,但和以往比又有些许不同,他们除了是实力唱将之外,还是创作才子。

这样的收视率与过往相比,着实有了不小的落差。毕竟这档让湖南卫视赢的盆满钵满的黄金节目,是众多音乐爱好者和观众看客们嘴中常挂着的谈资,而迎接它的也就是不断下滑的收视率,以及无法造成高话题的“苦苦挣扎”。

  观众耳朵越来越懂行,音乐综艺需坚持品质追求

刘欢是被导演洪涛高片酬恳求邀请整整7个年头的歌手,作为华语乐坛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刘欢作为选手来参加这样的比赛实在是难,一是掉身价,二是难以找出有资格的人来去点评他。然而为什么在第七年刘欢答应了呢?

如今“歌手”落幕,我们大概来分析下造成如此“不火”的几个主要原因。

  有网友感慨,看了多期小哥哥们演绎的美声、歌剧、音乐剧后,自己的音乐欣赏水平有了提升,甚至变得挑剔了。确实,不管是《声入人心》还是《歌手》,除了参与者之外,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还是那些被誉为值得单曲循环的歌曲。节目对音乐内容和品质的坚持,成为制胜法宝

图片 5

首先,“歌手”系列选人是出了名的难,今年的“歌手”似乎表现的尤其明显。毕竟在《歌手2019》之前,“歌手”系列已播出了六季,参与节目“竞演歌手”多达80位。该节目的导演洪啸就曾公开表示,已经找不到合适的人了,甚至连首发歌手都凑不齐。

  近年来音乐类综艺主打延续,《歌手》已经坚持了7年,《中国新歌手》《跨界歌王》《蒙面唱将猜猜猜》也已经有多季,网综方面《明日之子》《中国新说唱》等也是综N季成员。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2018年,音乐综艺总体而言爆点不足,虽然在形式上试水多种新形式,比如《幻乐之城》的实时唱演,《这!就是歌唱》的男女对唱,但这些表演方式上的改变并未能演变成现象级。直到2018年岁末,《声入人心》目前傲视群雄的高评分记录,才让业内人士恍然大悟:观众要的,或许不仅是形式上的不同简单的一句好听,是他们对节目最基本的要求和最高的评价。

那是因为刘欢想要办一个原创音乐基金,在每一年的1月11日,将百万重金奖励给一位中国的原创歌手,以此来鼓励他们,培养更多的音乐人。这就是刘欢参加节目的条件,只要洪涛愿意协助他成立这个基金,他就可以零片酬加入。

因此,当这一季咖位最大“竞演歌手”刘欢作为首发歌手公布的时候,先是狂赚了一波关注,但随之出现的“这一届的冠军基本没悬念了”的声音却隐约预示了这一季“歌手”的“走向”。而在关注度上,很明显刘欢的加入无疑让这届歌手的阵容提升不少,但鉴于刘欢在当今中国歌坛中的地位,节目尚未开始,似乎已被冠上“歌王”的称号,这样无形中就降低了观众的“追综”热情。

  当然,形式上的创新也还是能够让观众有不一样的感受。《声入人心》邀请36位颜值、唱功俱佳的小哥哥,《歌手》首次改变了观众投票方式和歌手名次揭晓方式,这些都是会让观众有新鲜感的举措。

所以在总决赛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刘欢拿歌王后,就马上提到了这个原创音乐基金。

其次,随着节目的播出,歌手本身“制造”话题的能力不足,也影响了核心观众之外的人们对这个节目的关注度。

  而在节目内容上看,2019年也有不少类型比较新的音乐综艺会跟观众见面,比如电音、代际潮音。其实,小众题材如果能做到极致,也极有可能获得观众的青睐。

图片 6

当风格独特的独立乐队逃跑计划遭到淘汰之时,让不少人感到遗憾;今年请到的保加利亚歌手Kristian
Kostov之前被认为可以凭借颜值和唱功,成功吸引一波年轻观众的目光,节目组似乎也有意将其打造成“小迪玛希”。

包括刘欢在歌手比赛中的选曲,也是在大力发扬宣传原创音乐,他没有考虑选歌战术,没有讨好观众,只是在履行自己的使命。

小K虽然音色独特,但就歌唱实力而言,与当年的迪玛希相比还是稍逊一筹,自然关注度和话题度与曾经的迪玛希也就不能相比了。而另一位来自俄罗斯的歌手波琳娜,虽然颜值与实力兼备,但无奈也为在社交网络上掀起太大的讨论热度,自然也没有为节目“导进”多少“流量”。

第一场,刘欢唱了自己作词作曲的《夜》,一首哥特式摇滚突破了大家对刘欢的固有印象。

此外,节目组创新效果不显。节目组在《歌手2019》中开启了“全民举荐踢馆歌手”活动,意在迎合观众的口味。不过无论是从首发歌手,还是后期的踢馆歌手来看,歌手本身的个人话题度,远不如前几季的高。

之后的《带着地球去流浪》《Far
away》《去者+情怨》《璐璐》也都是刘欢原创作品,即便是自己排名靠后时,刘欢也完全不惧怕,坚持着自己的选择,不选叹为观止的炫技歌或是耳熟能详的口水歌,就是要一心推原创作品。

这一季中,“声入人心男团”作为专家组推荐的踢馆嘉宾成功进入《歌手2019》第一次先声夺人,狂赚了一波关注,但随着之后的“稳定”发挥,也只是稳定住了“歌手”目前的播放量。而在郑云龙宣布离开“歌手”之后,不少因关注郑云龙而“跟进”《歌手2019》的年轻观众也随之离开了这个节目。

图片 7

数据来源:艺恩数据

不止推自己的,还要推别人小众的。马条的《秋语》、刘胡轶的《从前慢》,范晓萱的《我要去哪里》都在刘欢的演绎中抬了头,焕发了新的生命。

另外,值得关注的另一个理由是,今年的《歌手2019》并没有带来一首如去年张韶涵《阿刁》、华晨宇《齐天》一样,或者前几年都会诞生的几首,收听人数众多、传播面积较广的歌曲。核心在于,抛开选手所选曲艺术性太强不谈,这次的合作伙伴QQ音乐,在自身会员体系把控下,实行了热门歌曲会员才能听完全首的策略,以便加速自己的会员基数,但这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歌曲的传播。

图片 8

而打开今年QQ音乐的《歌手2019》人气金曲榜,今年人气最高的歌曲着实走的是粉丝向,并且是由只唱了两首歌、也没成为踢馆歌手的“网红”刘宇宁诞生

另一位华语乐坛的大前辈就是齐豫。齐豫则是把经典歌曲和小众原创音乐交替搬上台前,《最爱》《是否》《爱的箴言》《女人花》《欢颜》《Memory》每一首流行歌曲都写着齐豫的名字,同时还有《飞鸟与鱼》这样自己的原创作品出现。

QQ音乐截图

最惊喜的是齐豫将好友三毛和恩师李泰祥带到了观众面前,《今世》《一条日光大道》让很多年轻观众愿意走进三毛的世界。

最后,则是同期节目带来的巨大竞争压力。从与《歌手2019》同时段播出的晚间综艺看,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无论是从节目本身的趣味性,赛制所造成的悬念感与紧张度,还是节目“制造”话题的能力,《歌手2019》与之相比都要差上一截。

图片 9

以至于今年的《歌手2019》,除却“歌手”系列7年来的核心粉丝,在这一季中很难从嘉宾或赛制等其他方面,去吸引更多的“外围”观众观看。而对于《歌手》系列节目,用旋律,编曲,唱功来进行实力比拼这一本质,今年的《歌手2019》,依旧略败一筹。

对于齐豫来说,竞演就是个趣味。她不是为了输赢,就是想唱歌。

随着节目的播出,节目赛制,歌手间的互动,还有歌手本身能够引发的话题,也不如往届火热。

图片 10

我们或许可以从社交平台上的评论中找到一些答案,“编排无聊,剪辑无聊,互动无聊”成为多数观众多这一季节目的普遍印象。

补位歌手中也不乏实力唱将,比如龚琳娜老师。龚琳娜在《歌手》留下的作品并不多,但是《小河流水》《庭院深深》编曲都是满满的中国风,或大气磅礴,或凄美柔情,设计得颇为用心。

为什么这届《歌手》有点糊掉了?

图片 11

翻开这一季歌手的阵容,确实可以用豪华来形容。刘欢、齐豫、杨坤、吴青峰、龚琳娜、陈楚生、声入人心男团、逃跑计划、杨乃文等等,都是目前在华语乐坛实力和知名度名列前茅的几位,但很可惜,这一桌好的“备菜”,并没有如愿捧上一顿“饕餮盛宴”。

很多观众对龚琳娜的印象还停留在《忐忑》上面,觉得她是神曲创造者,是接地气是博出位的。但是从第十期出现后,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龚琳娜,她不是娱乐家,而是艺术家。观众以为了解她了,但她总是给大家带来新的体验,这时我们知道,她来到《歌手》是要实现自己推广新艺术音乐的初衷。

分析原因,在今年《歌手2019》刚开播的时候,我们就曾以《歌手七年了,“洪涛秀”会如何止痒?》一文,讲过了发展7年的节目,它所面对的“桎梏”。

图片 12

总结起来,核心有四,第一,选手不好找了;第二,模式新鲜感完全没有了;第三,综艺政策的进一步管控;第四,网生内容对热度的蚕食。

她清楚自己的选歌有淘汰的风险,与现代大众审美有些差距,但即便名次不好她也要坚持自己的风格。她没有像齐豫一样知道拿大热的《雪落下的声音》来拯救自己,没有像杨坤一样用《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调动气氛,她想要的从来不是当下的结果,而是要留下可以慢慢回味的作品。

但这届《歌手2019》真的不那么好看了,其实抛开这些开头我们就知道的“毛病”外,还有几个原因不得不说起。

所以即便没有拿下歌王,但她在舞台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那首虽然曲高和寡,但是气势磅礴,多方融合的《武魂》就是最好的证明。

首先,第一个很大的原因,归根在于节目开头就打出来的两个字——“原创”。虽然包括刘欢、齐豫、龚琳娜在内,在谈到来到这届舞台上的原因,都不约而同地说到了这两个字对自己的打动能力,但可惜的是,这个舞台,还是想要更多“大胆突破”。

图片 13

《我是歌手》和《歌手》能迅速在众多音乐节目上吸晴无数,除了它的高品质、一流的制作团队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元素,那就是好歌手们的大胆、富有创新的改编,而这一次,不少令人期待的歌手都将今年的节目成了自己的“打歌”节目。

图片 14

诚如音乐评论人耳帝在这届《歌手》常规赛结束后发文所说,“我想问题是出在‘原创季’这个招牌上,节目的初衷是想鼓励原创,不止是翻唱他人,让观众听到一些新鲜的作品,但事实是大家都纷纷选择了自己的老歌来唱,结果比翻唱更‘陈旧’,完全与主打原创的初衷背道而驰,唱歌综艺最适合的方式是以个性化的演绎与改编去呈现一个大众化的作品,但这季恰好相反,是以常规化的演绎去呈现自我甚至冷门作品,既不新鲜,还很陌生,我想在一开始,就应该把原创的范围限定为可以演唱自己的‘新’原创才恰当,起码占着一头。”

年轻歌手不靠颜 实力妥妥圈粉

包括总决赛在内,刘欢唱了九次自己的歌,齐豫唱了七次自己演绎过的歌,连本季的流量担当吴青峰也唱了五次。相较于以往六届,每位歌手只能演唱自己的歌曲两次而言,打着原创旗帜的这一届让这个舞台缺失了太多“热情燃烧”与“出乎意料”。

今年的歌手中,还有很多年轻歌手,相对资历没那么丰富,被网友评价是节目“向流量低头”了。然而,如果拿掉对他们年龄和流量的偏见,会发现这一辈年轻人也值得一提。

本季四冠王杨坤也是很好一个例子,四次冠军歌曲,都不是自己的歌曲,而是原本被观众喊着“油腻王”的杨坤,通过自己的大胆改编和深情演绎,获得新生而被听众所大面积接受。

最有代表性的肯定是吴青峰,他在今年还担任了主持人的工作,除了比赛,还要负责调节节目气氛。

另外一个原因,细细想来,也可能就是网友们弹幕上经常飘过的四个字——“神仙打架”,专业歌手太多了,并且不同程度地在表现着自己的专业能力,却在一定程度上缺失了流行和市场的考虑。

图片 15

这一季的《歌手2019》,可以说是曲风最全,音乐元素最丰富的一季,无论是刘欢在原创音乐上的发挥,还是齐豫在演唱完成度上的功底,又或者是最后补位的歌唱家龚琳娜,还是俄罗斯国宝级歌手波琳娜,可以说不弱于任何一届的竞演歌手。但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许是过于专业化的演唱水平,让观众摸不透门道,反而降低了对演唱歌曲的惊艳程度,而这也是让这一届的观众,感到节目“无趣”的原因之一。

图片 16

作为出道已久,甚至能够称得上是艺术家级别的这几位歌手,或许也是年岁的限制,让他们在选曲的类型和格调上,与大众所喜的“主流”略有差距,这一点,从往期的精彩演绎,却排位不佳的结果中也可以看出。

然而,选择年轻歌手站在这个舞台上,并不只是为了要引入年轻的血液,或是利用他们的流量去吸引观众。《歌手2019》今年的舞台,实际上是扩大了选择面积,让很多年轻的声音也可以被人听到。

比如刘欢,从各社交平台的评价来看,高开低走,曲高和寡成了观众对刘欢在节目中的表现的主印象。在《歌手2019》的表演中,他的歌曲大量运用半音,离调,变调等专业手法,演唱难度提升的同时,也赋予了歌曲极强的震撼力,可“曲高和寡”的原因就在于此,无论节目中的专业音乐制作人如何赞美,观众却无法在一首歌的时间里,体会到歌曲中所蕴含着的高深专业性。

比如虽然大家都只看到年轻歌手庞大的粉丝群体,但实际上他们也有自己音乐被肯定的内心诉求。刘宇宁在踢馆失败后泪洒后台,他说自己平时不哭,但歌唱这件事他控制不了。

于是,除却一些耳熟能详的老歌,刘欢在舞台上所演绎的原创歌曲,整体上给予观众的便是旋律晦涩,传唱度不高,重形式感等观感体验,少有观众能够从其中感同身受刘欢安放在歌曲中的心情与想要表达的内容,加之作品的冷门,排名偏低也成了“意料之中”。

图片 17

刘欢现场图

图片 18

相比之下,同为首发歌手的吴青峰与杨坤,在选曲上则更符合大众的审美,歌曲的传唱度也相对更高。这一点从历期的排名来看,吴青峰尤为明显,整个舞台上,也只有吴青峰更多是在以作唱片的思维去进行选曲与舞台表演,清新文艺的曲风,虽不如摇滚等风格的“炸场”,但从长远来看,这种“唱片风”的曲目,却有着更高的传唱度。

图片 19

从这一季的《歌手2019》,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如今小众的艺术,如美声,戏曲等,总喜欢与流行元素相结合,小众领域的艺术家,也会不定期走下“艺术殿堂”,出现在综艺里,舞台上,与流行歌手或流行元素相结合,进行跨界演绎。

图片 20

并非真正艺术化的东西不美,而是在这个高娱乐快节奏的时代,多数大众是无心真正安静下来,去欣赏一首他所不了解的领域的作品。人群更多的需求,是在碎片化的时间里,用更接近自己认知能够更容易引发共鸣的东西,快速调动情绪,带来放松及娱乐的效果。

其实刘宇宁一直被质疑是网红,他也并没有否认这个身份。然而,这与他想要成为歌手的目标并不违和,刘宇宁渴望在音乐上获得认可,因此才站上了《歌手》的舞台。

因此,极具唱功却曲高和寡,高唱流行却唱功偏弱而遭淘汰,成为这一季大多歌手的普遍短板。这也是《歌手2019》中,极少出现惊艳人眼球的歌手,因而收视率大低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样一个舞台——“喜欢唱歌的人谁不会努力争取呢?”

不管如何,《歌手》系列已经陪我们走过了7个年头,它依旧是制作品质较高的音乐综艺前行者,依旧丰富着我们的歌单,挖掘着容易被我们忽视的音乐人,我们相信它仍旧会破浪前行,走出自己的桎梏,创造出新的生命力,我们相信,也是因为我们希望它一直都在。

图片 2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文/yueL、李婉雪,编辑/陈默。

再比如许靖韵,原本是《创造101》的选手,虽然在比赛时她的歌声确实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因为没有出道,也就没有后续的作品跟上来。

图片 22

图片 23

后来她参加歌手比赛,虽然战绩不佳,但也确实让更多人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而这机会对于她这样的新人来说,是非常珍贵的。

图片 24

图片 25

在许靖韵自己发的微博中,也提到感谢《歌手2019》给了她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还能与各位前辈交流——

图片 26

没有错,相比其他老牌歌手的“神仙打架”,年轻歌手在这个舞台上更需要的就是机会。输赢当然重要,但不过是这个表演机会的附加价值。年轻人的舞台经验要从舞台上汲取,而相比其他歌唱类比赛,《歌手2019》更愿意给这些年轻歌手舞台。

甚至不仅仅是流行歌手,还有音乐剧歌手,比如“声入人心”男团。

图片 27

过去的《歌手》基本还局限在流行音乐这个范畴,2018年因为综艺《声入人心》,音乐剧歌手也走入了大家的视线。

有很多人担心音乐剧受众太窄,就在这个时候,《歌手2019》请到了“声入人心男团”,把一个小众群体,推到了大众的舞台。

图片 28

图片 29

国外歌手增添新鲜感 海外宝藏继续挖

华语音乐实力唱将+新鲜的年轻血液支撑住《歌手2019》的半边天,另外当然还要有国外歌手的别样风采。

从第二季马来西亚的茜拉,再到第三、四季来自韩国的郑淳元、黄致列,第五季哈萨克斯坦的迪玛希,还有去年来自英国的Jessie
J、张天以及菲律宾的KZ谭定安,今年俄罗斯的歌手波琳娜和小K也带来了不一样的视听体验。《歌手》一直以来都呈现了一种兼容并包的电视文化。

图片 30

《歌手2019》让我们看到,年轻的歌手不是挤破头只为刷个存在感,资深歌手也不怕晚节不保,大家都是纯粹为了交流音乐,让声音超过年龄,超过地域甚至超过语言,向市场传达自己的意志。节目也不只是为了收视率,它承担起了巨大的社会责任,促进了音乐事业的良性发展,鼓励着原创音乐的诞生,看得出来这次歌手的野心。

而这种野心,在歌手之战那天,刘欢和姚贝娜同台时达到了顶峰。当《甄嬛传》的主题曲前奏响起,当姚贝娜的声音似喃喃细语般娓娓道来,刘欢还没开嗓我们就已经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图片 31

而谱曲者刘欢的声音出现后,这种跨越了生死的合作更是令人动容不已。音乐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只用声音就可以带领听众入画共情,眼泪不受控地就流出眼眶。

图片 32

最后刘欢唱完歌的时候也没忍住情绪,哽咽地说道:“姚贝娜生前说她有一个愿望就是上《歌手》,而如今把她的声音带到这个舞台,算是完成了她的期许。”

总决赛结束后刘欢告诉媒体,其实这个想法在他来《歌手》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但是一直不能讲。“因为我觉得必须要唱到最后,要把她的声音带到最后的舞台上。所以一直到今天,我这个愿望达成了。”

图片 33

在那一天,我们也看到了音乐真正的魅力。

7年间,91位唱将在《歌手》舞台带来了精彩演唱,这是多么宝贵的一笔音乐财富。期待《歌手》继续前行,它的存在对我们而言已不仅仅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无可取代的精神享受,更是带动了中国流行音乐不断的向前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