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节目为何热衷于“搞大事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了解一档综艺的方式越来越多地是某些耸人听闻的新闻,吵得不可开交的争议,还有随处可见的热搜关键词。那些年让全家人聚在一起的合家欢节目越来越少,垂直、细分口号之下,为什么好看的节目越来越少?

图片 1

网视导读:综艺炒作是节目需要,但也需要把握好分寸。一档节目要想真正实现经济效益与口碑效益的统一,最终还看内容。

  似乎很难想象,温文尔雅的《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总决赛收视数据仅次于《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选手陈更和孙晓婧最后的飞花令决战更是被观众戏称为神仙打架。在今天的电视综艺市场中,像诗词大会这样没有流量明星、没有惊人言论、没有戏剧冲突的节目,只依靠节目本身质量博得观众实属罕见了。

中国的综艺节目发展史上,有一类节目经久不衰,它在不同时期流行的节目形态下都会迸发出新的生机与强大的关注度,这类节目就是“婚恋节目”,而我们又响应时代语言,称这类节目为“催婚节目”。

8月4日,《中国新说唱》导师热狗发文疑似吐槽节目组恶意剪辑迅速占领热搜榜,成为话题中心。事情起因是在新一期的正片中只播出了热狗、张震岳战队在录音棚录歌的内容,与其他战队团建时的欢乐对比,观众认为其太过于认真严肃。而热狗则表示录制的内容和顺序都是节目组安排规划好的。

  仔细想想春节期间,能够让一家老小都坐下看的综艺,除了《中国诗词大会》也无太多选择。否则,真的有勇士愿意一边看《我家那闺女》,一边同家人激辩当代女性婚恋观,或者跟着Papi酱排一排父母和伴侣谁应该更靠前?再不然,打开视频网站,和父母一起看看偶像选拔综艺,切磋一下当代青年审美或者听嘉宾感叹市场浮躁?想想都有些哭笑不得。

图片 2

图片 3

  并不否认,《我家那闺女》这样主动触碰代际冲突的节目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但是纵观今天的综艺节目市场,我们或者买或者改编,并不缺世界上任何国家最先进的节目形态,日韩欧美、明星素人,统统配齐,但不知为什么,我们打开电视的时候,竟然还是会十分想念《正大综艺》《曲苑杂坛》《开心辞典》《幸运52》这些节目还在播的日子。

《我家那闺女》中几位爸爸似乎说出了大部分催婚父母的心声

除了《中国新说唱》因恶意剪辑被嘉宾直接吐槽外,芒果综艺《新生日记》近日也因节目剪辑问题被嘉宾公开发文Diss。嘉宾麦迪娜在节目中与好友聊天时提到好友海陆和于小彤恋爱期间天天吵架,瞬时间被推上热搜榜。

  在今天这个讲究把领域垂直做到极致的年代里,细分市场,重点把握消费能力最强的年轻人和女性成为了主要目标。在这样的主导思想下,节目制作方很少还会考虑一档综艺是否能够适合全家一起收看。诚然,在当下这样的传播格局内,电视节目的制作本身确实面临很大的困境。年轻人似乎不再会坐在电视机前看节目了。为了留住年轻观众,综艺节目制作方也可谓费尽心思,想着法儿用年轻人的方式来花式做节目。

上周,大型女明星催婚节目《我家那闺女》在3月23日迎来了收官。这档聚焦中国亲情观察的节目,据公开资料显示,在首播当日便拿下收视全网第一,重播时段双网第一,13大热搜,其中有4个在当天不同时段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位。

图片 4

  然而,本质上这是一个循环式问题。看电视的年轻人少了,为了争取市场的节目只能采取细分小众策略,固定吸引部分年轻观众,导致综艺节目大规模转战网络平台,年轻人就更难回到电视机前,如此循环往复。事到如今,我们很难再和爸妈坐在一起看电视了。

在播出期间,吴昕泪洒节目的一期,不仅登顶微博热搜,也成功将不少观众的关注点由喜剧类、选秀类节目转向事业型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情感问题。这与曾经的《我家那小子》几乎如出一辙,大龄单身青年的情感问题,相比节目本身的亲情而言,似乎更被观众所“喜闻乐见”。

对此,麦迪娜直接发文回应并道歉,“说好不录,也没有戴麦,为什么被剪出来。没有团队也没有工作人员帮我对接节目内容,才让事情变成这样,影响到我的好朋友们,真的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注意,不会再被利用了。”

  而即便是只做给年轻人看的节目,也愈发充满套路,不再能靠新鲜劲儿留住观众。毫不夸张地说,似乎今天的综艺节目,没上几次热搜都不能算好节目。而为了上热搜,节目制作就必须想方设法制造话题无事生非。具体套路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了,不妨给大家总结一下。首先是邀请自带话题的明星参加节目,这样明星自身的话题性和热度可以带着节目上一波热搜,这一操作主要是看人,只要是当下大火的流量明星,他/她的一颦一笑都能上热搜。其次,节目开播后,通过明星的表现和言论的断章取义来制造一波热度。这一操作是几乎所有综艺都普遍存在的制作热度的方式,典型的案例有之前的《花儿与少年》里几位姐姐令人难忘的表现,以及最近几个综艺的恶魔剪辑。再次,稍显高级一些的是,通过节目制造话题引发对立舆论从而形成热度,这种在《奇葩说》这样的语言辩论类节目里最为常见。

由此衍生出的“催婚”热议,作为逢年过节亲戚邻里间永恒的话题,虽然被称作单身青年最大的压力来源,却也作为一种具有中国传统风格的“元素”,常被运用到各类节目中。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年中国的“催婚”节目都经历了些什么?

从观众吐槽到如今的嘉宾直接站出来质疑,综艺节目剪辑频频被诟病。可这究竟是节目组的锅还是早已安排好的剧本?

  综艺节目无论多么酷炫,围绕的主题依然是真实社会的折射与再呈现。好的节目,总是以自己的方式再现当下、讨论当下或者诠释当下。但无一例外,真实感是前提。然而,无一例外的是,当下忙着上热搜的综艺节目通过镜头剪辑、嘉宾的出位言论、剧本的设计冲突所体现的热度,总是充满了人造的质感。它们似乎也在触碰现实,却总是无法触及本质。

“催婚”进化史:棚内与棚外交叉,素人与明星交叉,观察互动与真人秀交叉

“炒作”:节目与嘉宾双方的合约

  刻意营造的热度甚至带来许多撕裂舆论的效果,这也正是今天我们很难再轻松找到一档可以舒舒服服和家人一起看的综艺节目的原因了,我们失去了那个客厅里合家欢的电视场景。

说起催婚综艺的始祖,应该是1988年山西电视台推出的《电视红娘》。随后的1996年,台湾一档相亲节目《非常男女》引入大陆,逐渐引发了婚恋节目在大陆综艺市场的繁荣。两年后,1998年7月开播的《玫瑰之约》,以9位男嘉宾向1位女主角发起追求进攻的约会形式,使婚恋节目在大陆进一步成熟起来。而《玫瑰之约》的出现,也可以说是一次由相亲节目向真人秀的一次转型。这类包含了婚恋元素的综艺,其节目形式也由征婚走向速配。直到2005年,持续了7年的《玫瑰之约》收官。

在热狗吐槽节目组上热搜后,8月5日凌晨发了一条微博长文回应“热狗diss有嘻哈节目组”相关言论。文中称自己只是看完节目发个牢骚并非diss,“我是个真性情的人,喜怒哀乐无法掩饰,所以经常和节目组杠上,但也是因为投入太多,爱之深责之切,希望大家不要误会。”

  大众传播承担着弥合社会的职责,就像我们始终需要春晚,无论如何,它给我们提供了全球华人天涯共此时的欢庆仪式。日常生活里,也同样需要内容优秀的综艺节目,能够让一家人共度愉快的闲暇时光。这样的节目,或许并不能迅速攀登热搜榜,但他们细水长流的陪伴本身就是最大的热度。

2010年,又一档新形式的催婚综艺《非诚勿扰》在江苏卫视上线。节目由24位单身女生以亮灭灯的方式决定男嘉宾的去留,此外还引入情感嘉宾担任点评。该节目播出后,有关两性情感类的话题以及与节目中“真实”展现出的当代年轻人婚恋价值观等,一度引起观众热议。《非诚勿扰》也因此收视节节攀升,甚至曾超越湖南卫视的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

图片 5

图片 6

同样的“和好如初”的剧本在《新生日记》中也曾上演。在网友纷纷吐槽节目组故意“搞事情”、心疼麦迪娜时,事情却来了个大反转,麦迪娜发文表示是自己错怪了节目组,一切都因为公司的人没有了解详细内容。

《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

图片 7

《非诚勿扰》这档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成为爆款后,不少此类型的节目相继出现,形式上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创新。如《中国式相亲》,改变了以往婚恋节目“男女互选+对话交锋”的形式,将父母加入进去。然而,虽然该节目凭借“父母帮子女相亲”的强话题性曾一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毁三观”的吐槽也随着节目逐渐增多。

事情风向转变的是如此之快,以至于让很多观众是不是怀疑这是不是节目组早已安排好的剧本,嘉宾们也是在配合演戏而已?嘉宾需要节目这样一个平台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节目需要嘉宾带来收视率、播放量、话题等等,嘉宾与节目之间本身就是利益的合约。

《爱情找对门》则引入了大数据分析,从男女双方的消费习惯、兴趣爱好、价值观等多个方面进行分析,进而帮助选择约会对象。

事实上,综艺节目有剧情安排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新鲜的事情了。节目组通过各种制造各种矛盾或者其他的看点,来博取观众的关注,使之成为话题中心,这样就可以为节目带来所谓的热度。

虽然各类节目层出不穷,各家节目虽有一些不同,但这些节目的本质仍是主打婚恋的节目,在整体模式上仍缺乏创新,多个同种类节目纷纷出现而导致同质化现象愈发严重,这时人们发现,似乎这样主打“素人情感”的婚恋节目走入了瓶颈期。

而随着近些年国内综艺节目的火爆,让人看到了不少“炒作”的招数——CP、恋情、吵架、不和、离席等等。

这时,即便是收视平平也没有让制作方放弃这个类型的内容市场,反而促使制作方或通过自我创新,或通过版权引进等方式,开发新的节目。于是,明星假想恋爱类真人秀开始登上荧屏。

《奔跑吧》鹿晗与迪丽热巴铺天盖地的炒CP、《我就是演员》章子怡与刘烨现场开怼、《我家那闺女》陈一冰提及与何雯娜旧情以至于两人的冲突从节目延伸到现实、《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一季应采儿与程莉莎因账单问题而吵架······

如2015年的《我们相爱吧》,不仅是第一个明星参与的节目,也让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第一次由棚内走向室外,转为明星+实境恋爱的模式。

图片 8

类似的还有《如果爱》等。明星比之素人,自带的高颜值与高人气,配上节目中各处优美的场景,后期技术性剪辑等,为观众营造了一个浪漫的婚恋场景,也因此诞生了如崔始源刘雯的“石榴夫妇”,余文乐周冬雨的“宇宙CP”等话题“恋人”。这类节目让观众在耳目一新的同时,因明星自带的娱乐话题以及大多数年轻观众喜欢看到的有关“爱情”的互动,都让此类节目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人们讨论的热点。

不得不承认,这些片段为节目增加了看点,赢得了收视率与话题。

图片 9

炒作的“红”是“虚红”

《我们相爱吧》中的“石榴夫妇”

有关于综艺节目“炒作”,并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早在十年前的“选秀时代”,就已经比比皆是了。2015年,周笔畅怒斥江苏卫视胡乱剪辑抹黑自己形象;刘天佐则直击湖北卫视克扣艺人片酬,压榨艺人;郭敬明则在录制节目的时候被指像女人愤然离席。

再到如今的《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等,则是以亲情观察为主,话题中加入情感的碰撞,使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而另外更有视频网站上话题量不小的《心动的信号》这一类,明星棚内观察素人恋爱选择真人,这些使得中国的“催婚类”节目迈入一个新的阶段。

嘉宾之间的冲突点能够为节目带来话题无可厚非,但依靠炒起来的节目的“红”能够持续多久呢?这样是带来了即时的热度,可也让节目丢失了口碑,而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节目难以同样红过第二季、第三季的原因之一。

包含着婚恋元素的综艺出现在中国的荧屏上已超过30个年头,9102年了仍在综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且依然受到不少人追捧。那么,为什么这类综艺,能够征服各年龄段人群,成为经久不衰的存在呢?

撕成“综艺经典”的《花儿与少年》,前两季总是“不撕不欢”。节目给观众留下的印象也只剩下了嘉宾之间的互撕片段,没有一点点的“花儿与少年”。

为什么中国观众、制作方和平台方偏爱“催婚”综艺?

图片 10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目前15-35岁未婚人群数量达1.8亿,这个群体还在随着时间逐渐扩大,婚恋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江苏卫视制作的《我们相爱吧》带火了一对又一对的CP,但节目也就只有在播出的时候有一定的话题,观众对它的记忆随着节目的收官也便结束了。这也是为什么有网友会说“这档节目除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到底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以火爆中国的经典婚恋综艺《非诚勿扰》来说,相亲形式的节目设置,不仅满足了20-30岁,甚至更大年龄层及不同社会圈层的人群对婚恋和交友的直接需求,也让父母辈的大龄观众在填补了生活中的空闲的同时,通过节目了解了年轻一代未婚群体的择偶标准、心理及婚恋观等问题。

综艺节目需要炒作吗?当然需要。它们背后的制作者、广告商也需要生存,节目火爆能够为其带来客观的经济收益。一档节目,尤其是那些没有流量明星参与的综艺节目,如果不通过一定手段来对节目进行宣传,很多观众是不太会关注节目的。只有通过包装、对节目进行一定程度的修剪,才能让节目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存活。

随后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进行改版,明星假想恋爱的户外实景拍摄综艺,如《我们相爱吧》《如果爱》等,则更多地开始从情景触发的男女双方的互动入手,除了视觉效果进一步升级,也使节目更具备故事性,这样的节目形式让观众耳目一新。而不同性格和特征的“CP组合”,某种意义上也利用观众观看节目时的“沉浸逻辑”,实现自我投射,从而满足了社会各圈层人群不同的情感需求。同时,不少年轻男女也通过节目,学到了不少实用的“恋爱技巧”。

但任何事情都需要把握好一个度,综艺“炒作”也是一样。过分地炒作虽然会带来暂时的热度,但节目必定不会走得长久。

再到后来,婚恋元素开始与其他元素进一步结合,在节目内容的构成上,婚恋元素也不再占据大量篇幅,如主打亲情的《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社交真人推理秀《心动的信号》等,前者通过父母与儿女间的亲情碰撞引发的情感话题,使都市中不少因为催婚等事而意见不合甚至吵架冷战的父母与儿女,借助节目相互认知和理解彼此年龄层的想法与看法。而后者则在婚恋讨论的基础上,以其他元素增加了节目的趣味性与可看性,成为观众消遣娱乐的选择之一。

综艺节目真正走得长久且俘获观众心的,一定是内容本身。所以,与其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制造矛盾才能将嘉宾冲突效果最大化,还不如好好研发节目内容、提升节目的内涵来得实在。

图片 11

《我家那闺女》中焦俊艳的“单身独白”引起大量单身被催婚女性的共鸣

综合来说,基于对年轻群体情感“刚需”和现实婚姻焦虑的观察,以及父母对于儿女情感生活的关注与担忧,由此而生的具备贴合这类人群真实现状的情感话题、代际矛盾,甚至是时下的社会话题等,是这类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一直备受关注的主要原因。

如此,也不难理解制作方对于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为什么总是充满兴趣了。而无论对于制作方还是视频平台方来说,这些包含着婚恋元素的综艺,似乎大多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即使不提《非诚勿扰》在当年所创下的收视冠军的成绩,以几个在网络平台播出的综艺来说,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我们相爱吧》第三季,累计播放量为11.2亿,《如果爱》第四季也达到4352万的累计播放量(不包含爱奇艺平台〉。

再到如今那些与其他元素相组合的综艺,如《我家那闺女》,这档主打亲情观察的综艺,屡次登上微博热搜的,几乎无一例外是节目中所涉及到的婚恋类情感话题。同样据猫眼专业版显示,《我家那闺女》,截至3月23日,累计播放量已达11.4亿,《我家那小子》也曾创下15.6亿的播放量。

而从整个内容消费偏好来说,在主打女性消费市场的当前趋势下,女性用户已成为各大视频网站争相抢夺的流量。曾有数据显示,综艺节目兴趣用户性别结构中,女性用户占比达82.12%,可以说,女性用户是综艺的主要群体。而始终以各年龄层女性为主打,包含着婚恋元素的综艺,始终受到平台方的青睐,也就不足为奇了。

“催婚”综艺也是明星们青睐的“通告类型”

从内容市场上看,婚恋元素的综艺有着广泛的受众基础,因而被制片方和平台方所争相追逐,而随着这类节目形式的演变,人们在这些节目中看到了更多明星的身影。一时间,似乎这类婚恋元素的综艺、真人秀,也成为不少明星所青睐的“通告类型”。

经过分析,我们发现,明星参演此类节目,除引发更多关注,为自己吸一波粉之外,最大的收获还是在于丰富了自己的人设,打开了自己事业的另一扇门。

比如在第一个主打明星的婚恋综艺《我们相爱吧》中就诞生了几对让人耳熟能详的“夫妇”。

这档节目以明星的真实生活为基础,亲友见面、互相探班,甚至是拜见父母等情节设置,大大增加了节目故事性和真实性。通过这样的节目设置,不仅可以让明星嘉宾通过节目,全方位地展示自己,也能让观众通过节目,对嘉宾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

在娱乐圈流行着“立人设”的趋势下,通过真人秀节目,轻松建立起人设的途径,被众明星所青睐。这样以真实生活为基础的背景下,满满的故事性也让不少观众对节目效果信以为真,因而通过明星之间的性格和互动,将一对对假想恋人结成CP。如第一季崔始源刘雯的“石榴夫妇”,第二季余文乐周冬雨的“宇宙夫妇”,第三季潘玮柏吴昕的“无尾熊夫妇”。这也使得这些明星们通过节目收获了大批粉丝,流量大增。也丰富了自己的人设、打开了事业的另一个可能。

图片 12

《我们相爱吧》潘玮柏吴昕的“无尾熊夫妇”

在上述三对“夫妇”中,尤以吴昕表现得最为抢眼。吴昕作为湖南卫视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之一,在社交媒体上长年受到多方质疑,这样使她的主持工作成长举步维艰。而通过参加《我们相爱吧》,与潘玮柏的“真情互动”,让很多人看到了吴昕在主持舞台之外的一面,同时也通过节目的推进,她与潘玮柏的互动的递进,在展现吴昕情感变化的同时,也从另一面通过吴昕的自述对这些的质疑有了一个最好的回应。

吴昕在这档节目中与潘玮柏的“无尾熊夫妇”也成为吸引不少人追看的重要原因,甚至节目结束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然有两人的“CP粉”乐忠于关注这两人的任何动向。当然,人们似乎也从这档节目中挖掘出吴昕在主持之外的另一个可能——真人秀、时尚的发展方向。

在近期的《我家那闺女》中,观众再次通过节目,了解到吴昕艺人背后生活化的一面,面对事业和生活的压力喘不过气,在人前坚强地活着,却也会在人后为了自己的爱情和婚姻而发愁,甚至黯然神伤。

图片 13

吴昕在《我家那闺女》中失声痛哭

这让无数女性仿佛在吴昕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缩影,在不断成长中寻找着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面对生活带来的压力与挫折,情感的空虚与寂寞,逐渐学会照顾自己,自娱自乐。由此引发的情感共鸣,也让不少观众发起“心疼吴昕”,“吴昕又哭了”等话题,吴昕在被观众进一步关注与了解的同时,人气也再一次得到飙升。

当然,在明星们通过这种种的节目人气暴涨背后,实则也与节目制作方的营销分不开关系。前期以婚恋为主打的真人秀时期,通过炒CP的方式,抬升节目热度,到了后期,在与其他元素组合,婚恋元素已不是主打的背景下,又通过炒话题等方式,将嘉宾互动中,能够引起观众情感共鸣,及具有社会意义的话题,一度翻炒带上热搜,引导观众带入各自现实生活的情景中,从而在社交平台引发大量讨论。

细数30余年出现在中国荧屏上的各类有着婚恋元素的节目,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类节目从早期的直接男女相亲,到后来的情感专家、父母介入,再到近年颇为流行的由明星参与、佐以其他情感、社会话题,通过棚内观察开启讨论,在内容形式上,这类节目随着不同时期、不同观众人群的观赏偏好正在做着积极的改变。然而,无论怎么变化,这类节目婚恋元素的内核,或者说有关婚恋话题的讨论仍然是节目的重要构成,同时也是容易引起受众关注、引发社会讨论的话题之一。

在中国现有的庞大的适龄未婚人群基础上,这类婚恋节目无疑有着滋养其成长的沃土。而这也是这类节目在中国综艺内容市场长年拥有一席之地最重要的原因。如今,我们可以看到表现直接的相亲类节目、也可以看到明星参与的恋爱节目、也有可以辐射到“父母群体”的亲情、催婚类的节目,可以说,这类节目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中国的综艺内容市场上正展现着其蓬勃的生命力,未来可以预见的是,在现有节目形式下,还会出现更多与婚恋有关,但更加垂直的节目,这个内容市场,还会持续给人们带来更多惊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李婉雪,编辑/陈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