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与野兽

迪士尼有14位公主,80多年来,迪士尼对这些公主的人设也在与时俱进地进行调整与设定,以符合不同时代和社会背景的审美需求。

两年前,一部《冰雪奇缘》在全球狂揽60亿票房,成为了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电影。最近,同样有一部动画电影引发了观影狂潮,那就是《海洋奇缘》。这部电影在北美首映5天,即斩获8110万美元票房。目前,影片的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7%,堪称口碑炸裂。

带女儿去看了电影《美女与野兽》。女儿很喜欢,说想再看一遍。她说最喜欢的是后面,变成家具的仆人们与村民战作一团的那段。前面多是对话的那些部分,「不喜欢」。这是一个五岁女孩的看法。

  1937年,迪士尼首部公主动画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使得迪士尼公主品牌正式确立。起初,白雪公主是温柔可欺的,缺乏对命运的抗争精神,在凄美中散发美丽的光辉。她善良、柔弱,等待着属于她的王子,而唯有那神奇的一吻才能让她起死回生、踏上幸福之路。这是当时《灰姑娘》等公主故事中的普遍设定,公主们必须依附王子的爱恋才能改变命运。这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女性依附、从属性的社会地位之体现。

这两部电影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动画电影。从1937年上映的《白雪公主》,到今年上映的《海洋奇缘》,迪士尼已经拍摄了13部公主系列的动画电影。这些电影不仅是票房收割机,从中诞生的白雪公主、睡美人、贝尔、艾莎等14位公主也都深受观众青睐。

我的看法是,确实挺好看的,节奏流畅,特效华丽,是一部合格的商业片。

  19世纪60年代以后,第二次工业革命使得女性大规模进入职场,男女同工同酬的诉求,改变了女性必须依附男性的观念。迪士尼的创作也随之悄然改变,1989年推出了第一位具有现代女性意识的公主电影《小美人鱼》,影片取材自《安徒生童话》中《海的女儿》,但人物形象和结局与原作却不大相同。原著中追求爱情,最终玉石俱焚的悲剧女主人公,在该片中却被塑造成为拥有独立思想、敢于向命运抗衡,并最终收获真爱的现代女性。

从貌美善良、擅长家务的白雪公主,到饱览群书、热爱冒险的贝尔,再到独立勇敢、拯救族人的莫阿娜随着时代的变迁,女性意识的崛起,迪士尼动画电影中公主形象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或许我们可以从这13部电影中一窥端倪

据说影片情节与1991年的动画片几乎毫无二致,就连BGM都原样照搬。我没看过动画片,没有比较,单就这部影片本身来说,故事是合理和完整的。艾玛·沃森的表演确实略显呆滞和流于表面,但是真是漂亮啊,穿上那身华丽的黄裙子时真是光彩照人哪。

  紧随其后的《睡美人》《风中奇缘》《花木兰》《美女与野兽》《阿拉丁》等一系列公主电影中,公主的现代、独立形象不断加强,公主们通过不同方式,书写或改写着命运,甚至逐渐成为拯救世界的巾帼英雄。以《花木兰》为首,女英雄不仅巾帼不让须眉,也让观众从忠孝节义上的传统中国观念中重新审视了迪士尼的女权意识。

一、纵览迪士尼电影中的公主群像

所以呢,想看深刻爱情的朋友就别看了,想看华美画面和俊男(只有两分钟)美女的朋友赶紧吧。

  不久前上映的《无敌破坏王2》中,14位迪士尼公主全部卸下华丽裙摆,换上休闲服,此时的她们不再需要通过美妆与华服来取悦男性,原先固有的审美束缚被逐一剥除。在片尾,14位公主更是集体上阵,合力拯救了男主人公。

自1937年《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上映以来,迪士尼已经创造了14位公主的形象。在这些公主中,有的是国王的女儿,如白雪公主、爱罗拉、艾莎,有的因为嫁给王子而成为公主,如灰姑娘、贝尔等,有的是拯救了国家受到册封而成为公主,如花木兰。这些公主形象大致可以划分为三类

我倒想借这部影片说说迪士尼电影中的女权。

  《勇敢传说》则称得上是皮克斯对女权的致敬。公主电影一直总是充满瑰丽色彩,但这部影片却充满黑色幽默,造型是朋克风格,公主没有王子相伴,她单枪匹马就打败了终极大BOSS。公主的头衔已经不能满足她,她要成为自己的女皇。她不但不再需要别人的拯救,还要走出去拯救世界。

被动等待型公主(1960年之前)

艾玛·沃森曾透露,同样是翻拍经典动画片的电影《灰姑娘》曾联系她,但她拒绝了,因为灰姑娘是被拯救者。而这次接演本片是因为贝儿是拯救者。艾玛是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她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宣传女权的发言曾引发广泛关注。她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对贝儿这个角色的认同。

  最新翻拍的真人版电影《美女与野兽》中的贝儿,也巧妙呼应了时代潮流,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刻板印象,艾玛沃特森饰演的贝儿延续了《哈利波特》的赫敏的形象,将贝儿身上不服输的性格演绎得淋漓尽致。这样的公主,不仅拥有强大的内心和美丽的外貌,还能化腐朽为神奇,一吻将野兽变为英俊的王子,成就完全不同的公主梦。

1937年,迪士尼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公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这同样也是全球第一部长篇动画电影。影片上映后,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同样也开启了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大门。

在迪士尼长长的公主动画片片单上,贝儿确实是首个拯救者。之前的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都是身陷困境,等着王子来拯救的弱势形象。至于小美人鱼爱丽儿,因为没有得到王子的拯救而香消玉殒,这是从反面来强调女性获得男性拯救的重要性。

  《海洋奇缘》中,莫阿娜和毛伊,谁也无法取代对方,谁也无法完全依靠对方。这样的关系也与从前大不一样。同时在该片中,爱情也不再是人生的全部意义,莫阿娜追寻的是女性独立的内心,她要过自己想要的人生。她是酋长的女儿,本应女承父业,但她却不愿意完成命运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安排。正如电影主题曲唱的:留在原点十分安全,天堂里面没有悲伤,但我会失去了幻想。

迪士尼的首位公主白雪公主,是欧洲广泛流传的一个童话故事中的人物。在迪士尼的电影中,白雪公主是一个完美的女性形象。她美丽善良,擅长做家务,热爱小动物,并充满了对爱情的向往。1950年上映的《仙履奇缘》中,同样出现了这样一位完美女性灰姑娘。灰姑娘的形象与白雪公主相似,勤劳善良、擅长家务、喜欢小动物,也同样有着好运气。

从贝儿开始,迪士尼的公主们开始觉醒,从独立自主但仍需要爱情的花木兰(《木兰》),到反对传统联姻的梅丽达(《勇敢传说》),再到完全不需要爱情和婚姻的艾莎(《冰雪奇缘》)和莫阿娜(《海洋奇缘》),迪士尼高举女权主义大旗一路高歌猛进,始终代表着美国女权主义发展的先进方向。当然,咱们这儿它还代表不了,咱们的代表是春晚小品、《甄嬛传》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在女权日益高涨的今天,迪士尼的公主逐渐完成了从受助到拯救世界的人设转变,但这样开挂式的公主,难道不是当初王子一吻唤醒公主的性别反向设定?过于大女主的设定与讨好观众是不是性别不平等时的另一种自我麻痹呢?

《睡美人》(1959)中的爱罗拉延续了前两位公主的套路。她同样貌美善良,擅长家务,还因仙女祝福而拥有了财富与美貌。然而,爱罗拉同样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黑女巫的诅咒见效后,她只有等待王子拯救自己。

拿《冰雪奇缘》来说,虽说配角安娜找到了爱人,但是主角艾莎已经足够强大和独立,不需要爱情了。最后解救了安娜的「爱」也不是男女之爱,而是姐妹之爱。

  但也许矫枉必须过正,看到迪士尼的公主们出落得越发独立、勇敢、自信、能干,完全颠覆了以往公主依附性人格的窠臼,总归是件好事情。至少让崇拜喜爱这些公主们的小朋友或者小姑娘们,少了对王子的渴望,多了对自己的期许。

这三部影片中的公主形象十分相似,她们貌美善良,但无力掌握命运。她们往往没有反抗精神,或者反抗精神薄弱。即使能够偷偷参加舞会的灰姑娘,在受到后妈的欺负时也只能偷偷哭泣,只能等待王子来拯救自己。

小女孩们都喜欢《冰雪奇缘》,包括我的女儿。她常常哼唱主题歌「Let it
go」,还模仿着艾莎甩头发、甩裙子的动作。影片中唱起这首歌时,艾莎刚刚逃离阿伦戴尔王国,用魔法建起自己的冰宫。冰宫美轮美奂,一个自强自立的女性熠熠生辉,让人热血沸腾。

究其原因,在当时的美国社会,性别角色有着严格的分工。女性承担的主要社会功能是做家务以及照顾孩子,因而勤劳善良的女性容易受到青睐。迪士尼动画电影中早期的公主形象正是按照这一审美观进行塑造的。

我觉得中文版将「Let it
go」译为「随它吧」差点儿意思,实在是应该译为「爱咋咋地」或者「给我玩去」。「随它吧」有听天由命的意思,「给我玩去」才是与顽固和偏见的彻底决裂。

积极进取型公主(1989-2000)

看着《冰雪奇缘》这样的电影长大的女孩们,一定不会等着成为被拯救者的吧。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受到女权主义运动的影响,女性在职业、教育、婚姻选择等方面,逐步与男性平起平坐。迪士尼动画电影中的女性意识也逐渐凸显,公主们开始摆脱贤良淑德的传统女性形象,拥有了独立的人格。

说回到《美女与野兽》。细心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了,本文的题目是《美与野兽》,少了个「女」字。因为我这次注意到,影片的英文名是「Beauty
and the Beast」。

由于《睡美人》票房的败北,迪士尼长达40年都将公主题材束之高阁。直到1989年,《小美人鱼》才横空出世,并引领了迪士尼的复兴。这部影片根据安徒生《海的女儿》改编,片中的小美人鱼爱丽儿不再被动等待爱情降临,而是一位勇敢追求爱情和梦想生活的公主。

Beast有定冠词the,指的就是王子变成的这个野兽。Beauty没有冠词,不是特指贝儿这个美女,也不是泛指某个美女。甚至,它也许并不是「美女」的意思。要知道,Beauty还有「美」这个抽象的含义。

《美女与野兽》(1991)中的贝儿同样美貌善良,但却不再是一个花瓶型的公主。她热爱读书,敢于冒险,也不是外貌协会与面目狰狞的野兽日久生情。不过,这个故事的结局最终还是落入俗套,野兽因贝儿的一个吻变成了王子,和贝儿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所以,在我看来,片名实际上是「美与野兽」。野兽代表着男性的野性和进攻性,而贝儿则是女性之美的化身。贝儿用独立、坚强、善良的女性之美将野兽从野性和自私的牢笼中拯救出来,正如现实世界中女性用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特质化解男性带给这个世界的种种危机。

《阿拉丁》(1992)中茉莉是迪士尼动画中的第一个非白人公主。由于这部电影的中心人物是阿拉丁,茉莉的戏份并不多,但这位公主的形象依然十分出彩。茉莉向往自由,敢于追寻自我、追求爱情,敢于反抗国王的指婚,与早期的公主形象迥然相异。

微信公众号:小盆哟「littlebasinyo」

1995年上映的《风中奇缘》中,同样出现了一位非白人公主宝嘉康蒂。这位公主是一位印第安公主,善良勇敢而富有智慧。她拒绝了被安排的婚姻,与白人探险家相爱,并化解了白人和当地人之间的种族战争,最终选择留在家乡带领族人。从这部电影开始,迪士尼的公主不但在能力上更加出色,爱情也不再是她们的唯一归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里托·贝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998年上映的《花木兰》中,女权主义色彩达到了巅峰。花木兰更具有反叛精神,她不再需要依附男人,而是女扮男装上战场杀敌,为家族争取荣誉。最终,木兰不但拯救了皇帝和将军,还得到了皇帝的感谢和嘉奖。

这一时期的迪士尼公主,不再甘于成为男人的附庸,也不再盲目等待男性的拯救。她们拥有独立的人格,向往自由,敢于追求爱情和梦想中的生活,也试图反抗男权社会的束缚。这些公主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像男人一样做事,不受女性身份的限制。不过,她们虽然有反叛意识,反叛仍然不够彻底。除了《风中奇缘》外,其他影片仍将婚姻作为公主们最好的归宿。

掌控命运的公主(2009年至今)

步入新世纪之后,女性早已拥有和男性同等的权利和机遇,迪士尼公主电影中的女性意识也进一步觉醒。她们早已不再是男性的附属品,也不再渴望取悦男权社会。她们尽力摆脱男权社会的束缚,勇于表达自我,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2009年上映的《公主与青蛙》中的蒂亚娜,是迪士尼的第一位黑人公主。蒂亚娜拥有烹饪天赋,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开一家餐厅。她不相信童话,也并没有期待王子的帮助,而是通过自己努力攒钱,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当她遇到青蛙王子后,逐渐意识到真挚的爱情与事业的成功同样重要,最终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魔发奇缘》(2010)是迪士尼工作室首部3D动画电影,改编自格林童话《长发公主》。这部电影中的公主乐佩不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小姐,面对陌生人的闯入,她用一个平底锅就将其打晕,还会用长长的头发捆住他。她性格活泼,渴望自由,富有冒险精神,最终在弗林的协助上走出高塔,获得了自我的成长,也收获了亲情与爱情。

到了皮克斯出品《勇敢传说》(2012)中,女主角梅莉达更是完全颠覆了传统的公主形象。梅莉达勇敢独立,不喜欢做家务而喜欢射箭,充满了野性的气质,不愿接受男权社会的安排。影片的主线也不再是爱情故事,而是母亲与女儿观念的差异。最终,梅莉达通过自己努力,争取到自主选择婚姻的权利。

2013年上映的《冰雪奇缘》,将女性主义推向了高潮。这部电影中破天荒地有了两位公主,王子变成了坏人,而最后拯救艾莎公主的不再是王子,而是另一位公主她的妹妹安娜。影片中的艾莎拥有比男性更强大的能力,曾为此感到惧怕。在妹妹的帮助之下,她终于坦然地接受自己的与众不同,并唱出金曲《Let
it go》(《随它吧》),意味着女性意识的觉醒。

安娜与姐姐艾莎迥然不同,她从未失去勇气和信心,毅然将寻找姐姐的重任扛在自己肩上。在发现汉斯要伤害艾莎的时候,立刻挡在了艾莎的前面。这同样是此前公主电影中少见的女性形象。这部电影与《勇敢传说》相似,爱情不再是公主们的唯一归宿,女性也不再惧怕释放自己的能力。没有王子的庇护,公主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精彩。

刚刚上映的《海洋奇缘》中的女主角莫阿娜,是第一位波里尼西亚公主。莫阿娜是酋长的女儿,她独立勇敢,乐观坚强,为了拯救族人踏上了海上探险之路。莫阿娜不像以往的公主那样美丽优雅,她不需要王子,也不需要爱情电影中她只有一个合作伙伴毛伊,还是一个画风粗糙的彪形大汉。

这一时期的迪士尼公主电影中,女权色彩愈发浓郁。迪士尼公主彻底完成了从依赖王子,与王子互助合作到不需要王子的转变,展现了现代女性的独立意识和自由精神,也反映了时代的变迁。

二、迪士尼公主形象之变:完美小姐到独立女性

纵观将近80年来迪士尼的13部动画电影,可以发现迪士尼的公主形象已几经嬗变。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女性意识的觉醒,迪士尼的公主早已摆脱了早期傻白甜的形象,越来越向独立勇敢的新女性形象转变。在此期间,迪士尼公主的外貌、性格、种族和爱情模式都发生了变化

外貌之变:从标准美女到接地气

早期的迪士尼公主,如白雪公主、灰姑娘和睡美人,都属于标准美女。她们皮肤白皙,五官标致,身材完美,衣着得体,还有着一副好歌喉。无论做多少家务,遭受着怎样的虐待,都不会损伤她们的美貌。

自《阿拉丁》后,迪士尼公主电影中出现了一系列了少数族裔公主。她们的外貌更加具有当地人的特征(或西方人眼中的当地人特征)。如《风中奇缘》中的印第安公主宝嘉康蒂,是一位眼睛细长,高颧骨,面部线条硬朗的公主。而《花木兰》中的木兰,则有着丹凤眼、厚唇、身材单薄等中国女性的特质。

到了《勇敢传说》,女主角梅莉达的外形完全不再是一个传统美女。她有着一头火红的乱发,相貌平平,很难被称之为美女。而在《海洋奇缘》中,女主角莫阿娜从外形来看完全是一个小孩子,塌鼻梁,皮肤黝黑,眉毛粗黑,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从白雪公主到莫阿娜,迪士尼公主的外形越来越接地气,个性则越来越突出。

性格之变:从贤妻良母到女汉子

随着时代的变迁,女性意识的觉醒,迪士尼公主的性格也完成了从依附男人到独立勇敢的转变。早期的迪士尼公主,具有典型的贤妻良母型性格。她们勤劳能干,擅长家务,个个都是理家能手。即使是养尊处优的白雪公主,出皇宫后不需要学习,就会做各种家务。面对危难,她们束手无策,只能等待王子的搭救。

从《美女与野兽》中的贝尔开始,公主的性格终于发生了变化。贝尔热爱读书,敢于冒险,对怪兽并不畏惧。茉莉、宝嘉康蒂、花木兰等公主,也都是兼具智慧和勇敢的女性,她们开始尝试反抗男权社会的压制。到了乐佩、梅莉达、安娜等第三阶段的公主,她们的性格越来越活泼,自身能力也越来越强,从被动等待的娇小姐变成了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女汉子。

爱情模式之变:从一见钟情到日久生情

看过童话故事的人,一般会对一句话印象深刻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在迪士尼动画电影中,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一般是电影的主线。不过,历经时代变迁之后,公主的爱情模式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早期的迪士尼动画电影中,公主与王子往往是一见钟情。在《白雪公主》中,王子与公主说了几句话,唱了一首歌,两个人就相爱了。《仙履奇缘》中,王子仅仅与灰姑娘共舞,就认定她是自己一生的伴侣。这些电影中,公主对于王子的性格、家庭,甚至名字一概不知,就对其一见钟情,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相对于早期公主们的草率,第二代公主们往往是对王子日久生情。尤其是《美女与野兽》中的贝儿与野兽,他们最初并不相互喜欢,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和了解,才慢慢爱上了彼此。《阿拉丁》中的阿拉丁,《风中奇缘》中感到约翰,《花木兰》中的李翔,都与公主们有着较多的交流,也有着长时间的相处,产生感情并不让人意外。

到了第三代的公主,已不再看脸识人,也不再因为合适而结婚,她们更追求心灵的契合和相互的陪伴。她们的另一半也不再是英俊多金又优雅的王子,蒂亚娜的青蛙王子温纳原本是一个花花公子,长发公主的爱人尤金原本是个惯犯,安娜的爱人克里斯托原本是一个冰贩子,他们却都凭借一颗真心获得了公主的爱。

另一方面,爱情不再是第三代公主唯一的归宿。《勇敢传说》中的梅莉达,《冰雪奇缘》中的艾莎,《海洋奇缘》中的莫阿娜都没有以嫁给王子为结局。她们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使没有遇见爱情,也生活得同样十分精彩。

历经将近80年的变迁,迪士尼动画电影中的公主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看似完美,实则没有思想和灵魂的完美小姐,日益变成了有个性的独立女性。公主形象的变化,与社会思潮的变化以及人们审美倾向的变化密不可分。以《冰雪奇缘》、《海洋奇缘》中女主角为代表的独立女性,在当下更容易引起女性的共鸣,因而获得了全球观众的青睐。

三、迪士尼公主形象对国产动画的启示

尽管迪士尼在近些年已不复往年辉煌,迪士尼公主仍然具有超高的知名度和巨大的影响力,被称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女子偶像团体。如《冰雪奇缘》这部影片,不仅在全球斩获了超过60亿元的票房,还包揽了2013年金球奖、安妮奖、奥斯卡的最佳动画长片奖,主题曲《Let
it go》更是在世界范围内广为流传。

反观国产动画电影,往往缺乏对女性形象的刻画,甚至没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在国产动画电影中,一般以男性为主角,而女性的身份往往只有三种母亲、妻子和女儿。比如《宝莲灯》中的三圣母(母亲),《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中的妈妈(母亲和妻子)。这些女性角色,往往是依附于电影中的男性而存在的,她们没有突出的个性,只是作为影片的配角而存在。

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大鱼海棠》,是一部以女性成长为主线的动画电影。然而,《大鱼海棠》的女主角椿为了救她的王子,不惜让整个村子陷入危难,这样的价值观遭到了观众的吐槽。从影片中,只看到了椿对于知恩图报的执念,并没有看到她的成长,很难将其划分为讲述女性成长的电影。

其实,在国产动画电影中,以人类为主角的原本就不多,以女性为主角的更是几近于无。《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大量以动物为主角的动画却大行其道。归根结底,国产动画目前仍然难以摆脱低幼倾向,被认为是孩子的专属,自然会缺乏对女性的关注。而迪士尼则把动画看作是艺术形式的一种,往往会通过动画讨论一些严肃的主题,女性的成长正是其中的一类。

实际上,在中国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都出现了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她们也经历了从男人的附庸,到独立自主的新女性的转变。然而,这种转变并没有在国产动画电影中被记录下来,也并没有促使中国的贝儿、艾莎、莫阿娜的诞生,着实让人唏嘘。在欣喜地看到迪士尼公主完成蜕变的同时,我们也希望看到国产动画同样能展现我国女性的别样风采。

本文为文创资讯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文创资讯(http://news.vsochina.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