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们,你的应援款究竟去哪儿了

《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的热播,再次让全民造星站上风口浪尖,而造星背后,则是粉丝用真金白银为偶像砸出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

《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的热播,让粉丝用真金白银为偶像砸出了影响力和商业价值。根据数据显示,进入《创造101》决赛的选手中,有9位集资金额超过百万元,截至决赛当日,其公开集资总额超4000万元。而比赛虽落幕,各家粉丝为偶像应援而集资的账目似乎还未算清。如此庞大的金额,从哪儿来,又将被花到哪儿去,存在着巨大风险。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进入《创造101》最终决赛的22名选手中,有9位集资金额超过百万元,截至决赛当日,其公开集资总额超4000万元。

为偶像花钱成常态

而比赛虽然落幕,各家粉丝为偶像应援而集资的帐目,似乎还并未算清。如此庞大的金额,从哪儿来,又将被花到哪去,在大多数人眼中,存在着巨大风险。

记者从Owhat平台注意到,最近一次为《创造101》选手杨超越发起的比赛集资,24小时内筹集72万元。其中,排在榜首的粉丝一人就贡献了8.47万元,榜上前6位粉丝支付金额均过万元。

但在粉丝内部,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的说法似乎成为共识。据了解,在《创造101》结束当晚,豆瓣、微博等平台就已经出现了对集资去向的质疑,甚至有人称,某选手粉头(粉丝团的头目)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

近日大火的《镇魂》男主角朱一龙,其全球粉丝后援会发起的集资项目,在20分钟内便筹得30万元,一个小时突破50万元。而作为应援重点的SNH48年度总选,在6月8日举行的一次应援中,第一名候选李艺彤的粉丝,在48分钟内集资突破10万元,两天时间内集资金额超过92万元。

对此,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赵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但真正进行维权的很少。粉丝集资被看作是个人自愿的捐赠行为,法律本身并不禁止,但问题的核心在于集资发起者的目的及资金管理,可能会涉及诈骗、侵占、集资诈骗等刑事罪名。

对于为何要进行集资,有粉丝称,汇集起来方便统一进行合理的资金安排,“拿大钱办大事”,更有效率。“粉丝为偶像花钱,经纪公司和品牌商才会发觉他们的商业价值,之后的发展资源才会更好。”

粉丝集资成常态

但在粉丝内部,“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的说法似乎成为共识。在《创造101》结束当晚,各平台出现了对集资去向的质疑,甚至有人称,某选手“粉头”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

粉丝的战斗力,不仅体现在金额上,还体现在速度上。

灰色地带必存隐患

记者从Owhat平台注意到,最近一次为《创造101》选手杨超越发起的比赛集资,24小时内筹集72万元,其中,排在榜首的粉丝一人就贡献了8.47万元,榜上前6位粉丝支付金额均过万元。

粉丝后援会作为粉丝的集聚地,在粉丝群体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权威地位,所有的集资,往往通过后援会组织实现。但问题在于,对粉头及各种应援站的身份认证并没有明确的标准,这让监管不严后援会卷款跑路的事情时有发生。

近日大火的《镇魂》男主角朱一龙,其全球粉丝后援会发起的集资项目,在20分钟内便筹得30万元,一个小时突破50万元。

在朱一龙应援集资事件当晚,就突然出现了很多质疑,“不会是看今天集资这么给力来开站捞一笔就跑路的吧。”这样的言论其实也反映出,不少粉丝对“集资跑路”的现象看得颇为透彻。“参与集资就只能信任,粉头要真想从中赚钱牟利,也无可奈何。”

而作为应援重点的SNH48年度总选,在6月8日举行的一次应援中,第一名候选李艺彤的粉丝,在48分钟内集资突破10万元,两天时间内集资金额超过92万元。

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赵铭指出,应援集资本身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资金的去向能否得到监管和保证,“实践中,很多情况都是游走在罪与非罪之间的。粉丝集资被看作是个人自愿的捐赠行为,法律本身并不禁止,但问题的核心在于集资发起者的目的及资金管理,可能会涉及诈骗、侵占、集资诈骗等刑事罪名。”

对于为何要进行集资,有粉丝向记者解释称,汇集起来方便统一进行合理的资金安排,拿大钱办大事,更有效率。

赵铭表示,粉丝因集资跑路而进行维权的案件比较少见,但其实是可以维权的,一方面,网络的虚拟特性使得粉丝对于维权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另一方面,粉丝个体的集资金额可能并不十分高昂,本着“不值得”“算了吧”的态度,不少人就选择放弃。

以购买偶像周边为例。据了解,易烊千玺登上《尼龙》杂志封面时,3万本在1.5秒内售空,每本售价50元,销售额达150万元。王源登上《时尚芭莎》封面,16万册在8秒内售罄,当期销售额接近500万元。

对此,有粉丝向记者解释,时尚杂志必须要买,还要抢着买,这样才能证明人气,别的杂志才会上门要求合作。在她看来,粉丝为偶像花钱,经纪公司和品牌商才会发觉他们的商业价值,之后的发展资源才会更好。

事实上,如今看来,集资已不是传统意义上偶像的特权。

据了解,在张继科29岁生日当天,其粉丝集资百万元在各大报刊投放广告、捐赠希望工程、点亮水立方为其庆生。而《人民的名义》中某位老戏骨的粉丝私下透露,一个月内用于应援方面的钱款就达到8000余元。

集资存灰色地带

在粉丝看来,为偶像花钱,已经是真爱粉的基本素养。但赵铭指出,应援集资本身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资金的去向能否得到监管和保证,实践中,很多情况都是游走在罪与非罪之间的。

据了解,粉丝后援会作为粉丝的集聚地,在粉丝群体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权威地位。所有的应援,包括集资,往往通过后援会组织实现。

但问题在于,对粉头及各种应援站的身份认证,并没有明确的标准。这也使得,监管不严,后援会卷款跑路的事情时有发生。

事实上,在朱一龙应援集资事件当晚,就有粉丝表示,突然出现了很多新的站子,不会是看今天集资这么给力来开站捞一笔就跑路的吧。

这样的言论其实也反映出,不少粉丝对集资跑路的现象看的颇为透彻。本身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有粉丝向记者表示,这种事情就是凭良心,参与集资就只能信任。粉头要真想从中赚钱牟利,也无可奈何。

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集资一事一直被看作是灰色地带,毕竟流程不透明,无监管。从艺人角度来讲,本身也依托粉丝应援来加强自身影响力,以至于有的艺人经纪会参与到粉圈之中,鼓动粉头带节奏。

赵铭表示,部分粉头存在职业化现象,有的甚至会兼职好多个明星的粉丝。其不仅可以对接经纪公司,还能与影视公司搭线,在此过程中,赚取费用,并很容易将公款挪为己用。

同时,业界已经有声音针对粉丝应援集资平台是否有监管资质,提出质疑。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类平台对筹款发起方并没有严格的审核和追责机制,同时也没有约束未成年人参加筹款的方法。

有粉丝向记者介绍,现在比较正规的后援会集资,会建立QQ群全程监督资金使用情况,甚至会在应援结束后请专业审计对账目进行核算并公示。

但现实是,无论粉丝经验有多丰富,涉及巨额的资金流动,必然存在隐患,而当跑路真正发生时,大多数粉丝除了在网上进行声讨,并无他法。

粉丝因为集资跑路而进行维权的案件比较少见,但其实是可以维权的,赵铭向记者表示,一方面,网络的虚拟特性使得粉丝对于维权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另一方面,粉丝个体的集资金额可能并不十分高昂,本着不值得、算了吧的态度,不少人就选择放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