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出道即巅峰”的火拼 正把综艺秀推入竭泽而渔的危机

2019年伊始,优酷的《以团之名》、爱奇艺的《青春有你》、腾讯的《创造101》蓄势待发;除此之外《明日之子》《超次元偶像》也都在酝酿下一季。偶像养成类综艺来势汹汹,打响了各视频平台的流量争夺战。

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这一年,有爱奇艺出品的《偶像练习生》打造出高人气选手蔡徐坤,有腾讯视频推出的《创造101》成就了杨超越和王菊等话题人物,如火如荼的偶像养成系节目让各家视频网站看到了粉丝为心仪“爱豆”狂热的消费能力,偶像团体选秀出道的热度,也延续至2019年。

图片 1

  2018年的综艺选秀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流量狂欢,土创菊外人锦鲤体质坤音四子中国网民即便没被这些标签砸中,也多半在海量信息里瞥到过杨超越、蔡徐坤这两个名字。偶像养成类综艺刷出了令人咋舌的数据:单期节目2亿次播放量起步,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破百亿次不在话下,上千万专辑销量,难以估量的带货能力,饭圈文化的一次次破圈事件

图片 2

几年前,王俊凯在微博说,“重庆的天空灰蒙蒙的,连个星星都看不到。”于是,在王俊凯18岁生日的粉丝应援活动中,他的粉丝们在南纬60°天空买下了18颗星星,在空中连成线——“WJK”,并且用这18颗星星的名字组成了生日祝福“英镑美元法郎,一路护凯成王,祝你生日快乐。”

  有此前情,难怪新年各大平台铆足了劲。他们所图无非是捧红下一个蔡徐坤下一个杨超越,无非是抓牢综艺里溢出的流量经济。但与火热面相对立的是,市场隐藏的危机已露出冰山一角。

视频网站同题竞争,选手实力被质疑

这就是目前国内第一超级偶像团体的威力。

  首先就是竭泽而渔。各大平台都要选秀,练习生还够用吗?单以1月17日上线的《以团之名》为例,因为节目中出现了不少去年闯荡各偶像综艺的熟面孔,它被观众揶揄为练习生回收站。开年第一档节目的第一期就无法回避回锅肉,后续节目不容乐观。2018年火爆的两档偶像综艺,《偶像练习生》消耗了87家经纪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创造101》覆盖到了457家公司的13778名练习生。如果选秀、偶像养成类综艺年年办,根本等不及练习生冒尖,新人已经在到处混脸熟中被消磨殆尽。可以预见的明天,经纪公司是否迟早要去小学生里找苗子?

爱优腾国内头部视频网站不断深耕不同细分领域,偶像团体选秀类型的综艺节目也成为各大视频网站争夺的高地。优酷的《以团之名》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末尾落下帷幕,而爱奇艺《青春有你》的收官之夜即是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的开播之日,今年爱优腾三家的男团选秀节目呈现出三足鼎立的局面,竞争的激烈程度不言而喻。

可惜,除了一枝独秀的TFboys之外,中国的偶像男团整体上并不成气候,远远不及韩日团体。

  其次,你方唱罢我登场,练习生还有时间练习业务吗?新偶像的实力一直是去年颇具争议的话题。如今各家平台都搞选秀,练习生们赶场子都来不及,投入专业训练的时间可想而知。不仅练习生本身贸贸然扎进选秀而忽略自我提升,整个偶像养成、选秀市场也并未准备好接纳一拥而上的年轻偶像。

缺席2018年网综选秀盛宴的优酷视频,赶在2019年初,制作出一档以“一起拼,更发光”为宣传标语的团体选秀节目《以团之名》。与《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选取人气和实力最高的选手组团出道”的赛制不同,《以团之名》更加注重成员们对团魂这一信念的培养。其中入选的100位练习生以团队的形式进行表演、淘汰、晋级等比拼和对决,无疑在更大程度上凝聚了选手们的集体荣誉感与团结拼搏的精神。

可以想见,这是一片巨大的市场。日前,爱奇艺上线了一档男子偶像团体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尝试制造国内下一个超级偶像男团。

  市场前端,为给综艺节目输送备选的练习生,培训市场已出现一些乱象。全国几百家经纪公司,竞争策略都是先下手为强。许多公司根本没想好如何培训年轻人,甚至根本不具备相关资质,他们大多抢到手再说,完全属于粗放式的初级阶段。

图片 3

图片 4

  而在市场后端,尚没有成熟的平台能接纳、消化这批所谓偶像,辅助他们进一步成长,出道即巅峰成了多少选秀综艺佼佼者逃不脱的魔咒。目前,国内的流行音乐市场有着止步不前的迹象,专为新偶像准备的打歌平台未出现成功产品;影视市场更是到了去产能的边界,况且练习生们的才艺基本以歌舞为主,在影视作品里难有立锥之地;各类娱乐综艺节目几乎成了新人们出道后最可能的去处,但一方面平台拥挤,另一方面一夜爆红并无规律可循,几轮综艺上过还不能出圈的偶像,基本难以摆脱速红速朽的命运。

不难看出,优酷的《以团之名》创新性地在“团队”这个主题上大做文章,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做出差异化的展现。以弘扬年轻一代已经缺失的团队精神作为节目的初衷,《以团之名》的出发点是避免偶像选秀的过度娱乐化倾向。但是选手们在比赛过程中,唱歌跑调、跳舞僵硬、后空翻摔倒等舞台失误事件频发,暴露出选手们基本功不扎实,整体实力欠佳的硬伤。这也导致了优酷的《以团之名》难以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围剿中杀出重围。

毋庸讳言,《偶像练习生》与韩国综艺《produce101》非常相像。

  最后,如果拼钱拼时间的投票模式不变,广大粉丝的利益更会在不经意间被侵害。超级女声的时代,粉丝为偶像投票,最疯狂的也就是拿着全家人的手机不断发短信。但如今,赤裸裸的用钱换票已成为某些人的路径。为了获取更多投票权,粉丝可以购买赞助商产品或者视频网站专用投票定制卡。有网友直言,所谓才艺比拼,不过是流量决定胜负;所谓公开投票,不过是拼钱拼时间。

图片 5

《produce101》是韩国Mnet推出的一档偶像团体选秀节目。这是韩国第一个“经纪公司企划团体”的偶像团体出道选拔计划,2016年的第一季是选拔女团,2017年第二季是选拔男团。101名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展开竞争比赛,观众担任“国民制作人”进行投票,最终成绩最优秀的前11名练习生,会组成一个团体发行单曲,并以Mnet旗下艺人的身份进行为期一年的活动。

  偶像养成类综艺来势汹汹,这背后固然寄托着一部分青少年希望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的梦想。但与励志同在的,是一些平台与品牌的逐利心态专盯那些不缺钱,非理性,爱追星的青少年,以便实现圈粉集资、投票造星、双方获利。如是格局下,被选上位的新偶像,未必才艺过人,只要有颜值、擅出位、能煽情、会圈粉;已出道的新偶像,未必成得了真励志的典范,因为成才路依旧依靠粉丝赔钱赔时间;至于另一些未能出道的练习生,只能在连年轰炸的偶像养成综艺里反复回锅耗青春。

《青春有你》作为《偶像练习生》的第二季,却市场反响平平,《青春有你》C位出道的李文瀚获得八百多万总票数,而《偶像练习生》的冠军蔡徐坤则拥有四千七百万的票数。《青春有你》的热度与粉丝投票数量均与第一季有较大差距。唯独《创造营2019》开播之日凭借导师苏有朋引发的“小虎队集体怀旧”拥有了良好的开局。

图片 6

图片 7

《偶像练习生》与《produce101》有多像呢?

选秀成为“氪金”游戏,排名问题惹争议

首先就是最重要的赛制。都是练习生开展各项表演竞赛,观众担任“国民制作人”,通过投票选出能出道的练习生。韩版是从101名练习生中选出11名组团出道,《偶像练习生》换汤不换药,改成了从100名练习生中选出9名组团出道。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在去年掀起了粉丝疯狂氪金的行为,这种完全依赖粉丝花钱投票的选秀形式,让尚未有经济实力的青少年动辄筹集成百上千万的资金支持偶像出道。偶像的出道之路成了粉丝用金钱铺就的“星光大道”。据相关数据显示,《创造101》决赛之前,杨超越粉丝在摩点网筹集226万元,owhat平台则累计筹集77万元。

图片 8

此外,节目中投票数据的问题也引发了粉丝的强烈质疑。例如,《创造101》刘人语的票数凭空减少200多万,尽管官方做出相关解释,但粉丝仍难以买账;《青春有你》人气极高的陈宥维总决赛时被公布第八位出道,陈宥维的经纪公司慈文传媒在微博中表达不满。

因《偶像练习生》只播出一期,目前尚不能说其节目流程与环节也与韩版完全一致。但仅论第一期的播出内容,不管是练习生的集体入场、自我评级、才艺评级表演,还是片尾出现的第一场主题曲舞台表演,都跟韩版是一样的。

图片 9

图片 10

随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意在明确偶像养成类节目的社会价值与引导作用。2019年以后的选秀综艺节目,不得再强调过度娱乐化,宣扬拜金主义、急功近利等价值。政策的有力推动下,爱优腾三家偶像选秀综艺节目都在核心价值观的呈现上做足噱头。《青春有你》的主题改为“越努力,越优秀”,《创造营2019》的“赤子之心,乘风破浪”的口号,也在表明节目承担的社会价值,通过新一代青年的励志成长,向青少年弘扬努力奋斗的精神。

上图为《produce101》的全体主题曲表演,下图是《偶像练习生》

话题人物难以再现,“回锅肉”成主力军

图片 11

去年,蔡徐坤极高的人气引发主流媒体对于“男偶像女性化”的集体批判;杨超越凭借“村花”的名号顺利出道,不会唱不会跳只会哭的幸运物锦鲤形象让资本对其趋之若鹜,而大众却对她口诛笔伐;王菊的那句“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力”,让她成为去年夏天新时代女权主义崛起的代表性人物。他们通过选秀节目站在流量的巅峰,作为话题人物,已经被大众“符号化”。《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这两档偶像团体选秀综艺节目,都没有出现类似蔡徐坤、杨超越、王菊等被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人物。选手们的表现既不格外出挑,也无大胆创新的自我表达,观众没有刺激感,粉丝不愿再氪金,所以两档节目热度下滑,市场水花不足。

节目的场景与舞台,也几乎一模一样。

今年,爱优腾三家的偶像选秀综艺节目最大的共同点是那些“已出道但没名气的老选手”,他们重新参加比赛,期待着再次成团出道,被称为“回锅肉”现象。2007年参加《快乐男声》的张远和已经33岁的马阳春出道后加入男团至上励合,随着组合的没落,他们逐渐淡出人们视野,此次参加《创造营2019》与众多“小鲜肉”同台比拼。《以团之名》的周艺轩和《青春有你》的李汶翰则都来自UNIQ组合。“回锅肉”回炉再造的现象,除了期望再红一把,也暴露了市场中练习生供给不足的困局。

图片 12

图片 13

上图为《produce101》的舞台,下图是《偶像练习生》的,你能分辨出不同吗?

选秀综艺节目蔚然成风的背后,是那些练习生资源的过度消耗。被争抢的练习生,在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训练的前提下,整体表现都不尽如人意。被大众熟知的练习生制度来源于韩国,练习生至少要历时5年的艰苦培训,才能有幸出道。而国内因练习生资源的匮乏,往往新人被培训几天后便安排上选秀节目。“速成式”偶像违背了市场优胜劣汰的原则,练习生们资质平庸,即使拥有再美的皮囊,也无法在“偶像”的路上走得更远。

图片 14

甚至连节目初始的片头小片,也是模仿韩版,设置了练习生“心情寄语”。

图片 15

本文并不会过多纠缠于《偶像练习生》与《produce101》的关系。对国内的综艺节目来说,拿来主义要比原创更“有用”,模仿是“正常的”。如果国内的每档综艺都要盘查一下它与别的节目是否有血缘联系,那这个结果将令人瞠目结舌。

在国内目前这个知识产权环境下,只要一档节目火了,那它在版权上的原罪就往往在欢呼声中被大众忽略。“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能成为爆款。”——就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不过,这种无序竞争也会有影响,对版权方自不必说,对原版模式的正版引进方更是不妙。顺便提一句,据媒体报道,腾讯视频已经买了《produce101》的版权,要制作女版《创造101》,可是却被爱奇艺抢先播出了。

一般来说,对一个新模式而言,抢先面世的比较有赢面。

下面具体来看看首播的《偶像练习生》。

图片 16

张艺兴是“国民制作人”代表,堪称《偶像练习生》节目主流量担当。导师阵容中,有负责rap部分的欧阳靖和王嘉尔,负责Vocal(歌唱)的李荣浩,以及舞蹈担当——韩国女团宇宙少女里的Ace程潇和女子组合PRISTIN成员周洁琼,周洁琼也是《produce101》第一季里出道的11名成员之一。

除了画面略显不同的李荣浩和欧阳靖外,其他四位都是韩国偶像团体成员、都是通过练习生制度出道的,风格非常整齐划一。

这四位Idol导师难免让我产生了这样的疑虑:他们真的能对选拔这100位练习生负责吗?毕竟,他们当中,有的也只不过才出道一两年啊。他们并非导师角色常见的“前辈”形象,资历尚浅,但换个角度来说,这四位脱胎于韩国的练习生制度,在那样严苛的制度下被选拔出道,或许会为场上那100位亟待出道的练习生提供比较切身的建议。

比起流量型导师,选手中也不乏舆论关注的对象。

最引人关注的,肯定有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

图片 17

上图为范丞丞出道前后的对比照。准确地说,是范丞丞去韩国做练习生的前后。韩国的造星制度,果真有摧枯拉朽的力量。范冰冰全力为弟弟参赛打call,把自己的微博头像换成了弟弟的帅照,准姐夫李晨也是各种at支持。范丞丞在第一期里的镜头并不多,但第二期预告中,不出我意料地放出了范丞丞流泪的画面,谈别人都说他靠着姐姐。

另外一位人气选手是蔡徐坤,长这样

这一位走的妖艳路线。外套里面穿了据说是粉丝送的网眼透视装,在表演环节咬唇、半褪外衫……你们感受一下这个画面。

图片 18

神奇的是,在场观战的其他练习生们,都露出了小女孩一样的表情“好性感”“贼帅”。这也难怪,毕竟美瞳、眼线、粉底、口红,简直是偶像练习生们必备。

蔡徐坤微博已经有100万粉丝,应该是目前选手中人气最高的。早在2015年,他就参加了《星动亚洲》这档选秀节目,出道的组合名叫SWIN,代表作《New
World》《心动的味道》,但我估计好多人都没听说过。蔡徐坤还自曝说,他曾经是TFboys的第四位成员,后来因为学业放弃了。感觉这是要加冕的节奏。

除了蔡徐坤,其实还有好多已经出道或者参加过出道节目的选手。比如(前)韩团的中国成员秦奋、梁辉,参加过《Produce101》第二季的Justin、朱正廷等等。

再来说说第一期节目的重头戏,评级表演。导师根据各位练习生的表演进行打分,给予他们ABCDF五个能力等级,练习生们按照能力等级进行训练,之后会再进行考核,末位淘汰。

在评级表演环节,这个根基于练习生选拔的节目真正露出了短板,原因在于先天基因缺陷。

来自慈文经纪的练习生董岩磊,一上场就跟导师说:“我当‘练习生’的时间只有10天,还是四舍五入的。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

那你来这儿干嘛?

图片 19

在开着原声的情况下,董岩磊蹩脚地唱了一首《情非得已》。李荣浩这么形容,“像是朋友过生日,在KTV中来了个不熟的朋友,随便点了首歌就唱了。你没有跑调,但你的拍子就没对过。”

董岩磊然后又说自己可以唱段RAP,导师真的cue他的时候,他只唱了一句,“《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就唱不下去了。

这样的表现、这样的态度,不觉得是对其他拼命训练的练习生的侮辱吗?可是竟然还有导师夸他可爱!

即使是已经出道、坐拥100万粉丝的蔡徐坤的表演,也让人看得满心尴尬。他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baby
girl,对你的body着迷。Baby you are so sexy
tonight”,整首歌里都是这样的口水词。

张艺兴全程憋着笑。

图片 20

李荣浩脸上的表情虽然一直没有大的变化,但眼神中一直传达出一种礼貌的困惑。感觉笑出来会很失礼。

图片 21

baby girl,对你的body着迷,什么鬼啊!这样的弱智歌词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现?

这就是《偶像练习生》的最大问题所在:比起韩国的练习生,国内综艺里的练习生们太弱了。你要出道做偶像,不说唱跳俱佳,起码得有一件过得去的才艺吧。没有。

究其根本,练习生制度生于韩国、长于韩国,我国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练习生文化。《偶像练习生》里拿得出手的选手,无不都是在台湾、韩国长期训练过的,其他所谓国内的练习生,不堪一击。

为什么韩国会进化出这种高度产品化的练习生制度?是因为韩国的明星竞争极其激烈,环境十分恶劣。可是在国内,要做一个偶像明星并不难,钱也十分好赚,一个直播,一个突发事件,甚至连参加一个《变形记》,都能火。

《偶像练习生》首期的点击量还不错,据说是开播一小时破亿。这可能是靠各位偶像的迷妹吧。作为一档偶像养成类综艺,可以预见,在为这些小哥哥打call的未来,围绕着这档节目的血雨腥风必不会少。

老实说,以国内目前的娱乐体制和机制,TFboys简直是个奇迹,也是孤例。

《偶像练习生》如同《星动亚洲》、《燃烧吧少年》、《加油美少女》这些形形色色的偶像选拔节目一样,他们的底部是立不住脚的偶像文化,是还没有建立完整体系和成熟产业链的造星机制。《星动亚洲》推出的组合SWIN,《燃烧吧少年》推出的组合X玖少年团,之后都怎么样了?

在万千少女的一路加持下,《偶像练习生》势必会推出一个人气还不错的偶像组合出道,但是出道之后呢?要怎么走下去,还是就此昙花一现?我觉得,这不是做一个节目的问题。

图片 2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