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市场在阵痛中寻找提升空间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跨年夜,国家电影局发布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09.76亿元,同比增长9.06%,其中国产影片票房378.97亿元,同比增长25.89%,占比超过六成;全国新增银幕9303块,总数达到60079块,位居世界首位,城市院线观影人数更达到17.16亿人次,同比增长5.93%。喜人的数字,说明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虽然全国电影票房总数迈过600亿大关,但电影市场的红利期过去以后,增速放缓将不可避免

近日,纪录片《二十二》票房成功破亿,并持续走高在与商业片《战狼2》同档期竞争的背景下,这部小众纪录片能够获得如此口碑与票房实属不易。而不久前,张杨导演的艺术片《冈仁波齐》于6月20日上映,不仅收获近亿元票房,其引发的艺术与商业的思辨也一度成为现象级话题。一时间,被纪录片、艺术片撬动的电影市场空间广受业界关注。

  虽然票房总数迈过600亿大关,但不可忽视的是,与此同时,人均观影人次却在全球票房前十名中排名倒数第一,几乎只有北美的三分之一和韩国的四分之一。以这样的形势来说,中国电影市场的红利期过去以后,下沉基本停滞,增速放缓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而随着视频网站等新兴观影模式的冲击,即使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空间基数仍在,但是在既有模式下,未来的提升空间已经明显不足。

电影市场在阵痛中寻找提升空间

清醒认知:

  电影行业迎来新一轮发展更新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跨年夜,国家电影局发布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09.76亿元,同比增长9.06%,其中国产影片票房378.97亿元,同比增长25.89%,占比超过六成;全国新增银幕9303块,总数达到60079块,位居世界首位,城市院线观影人数更达到17.16亿人次,同比增长5.93%。喜人的数字,说明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看艺术片并非观影新常态

  在2018年的年度票房榜单中,前四名分别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在国产片的力压之下,横扫全球票房的大片《复仇者联盟3》只能屈居第五。除此之外,票房排名前十的影片中,则只有《毒液》《侏罗纪世界2》和年末上映的《海王》,相较往年数据显示,国产电影的占比及优势地位正在逐渐加强。

虽然票房总数迈过600亿大关,但不可忽视的是,与此同时,人均观影人次却在全球票房前十名中排名倒数第一,几乎只有北美的三分之一和韩国的四分之一。以这样的形势来说,中国电影市场的红利期过去以后,下沉基本停滞,增速放缓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而随着视频网站等新兴观影模式的冲击,即使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空间基数仍在,但是在既有模式下,未来的提升空间已经明显不足。

国产电影在今夏取得的票房佳绩着实令业内人士惊讶,尤其是被视作冷门的小众作品的市场表现,使不少业内人士坦言实属罕见。观众欣赏水平大幅提升艺术片发展迎来春天是当前业界对市场的乐观判断。

  北京大学青年电影学者刘璐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不论是从类型的多样化还是国产电影的工业水平,亦或是对现实的表现和批判力度上来说,在本土市场上,国产电影能够有底气与好莱坞一较高下。可谓是多年来票房的增量变化之外,走向质变之路的显著标志。

电影行业迎来新一轮发展更新

记者注意到,在同期多部好莱坞电影上映的情况下,《冈仁波齐》扛住了不到3%的排片率,一路杀出重围,成为6月电影市场的一匹黑马;《二十二》从最初仅有1.5%的排片到票房成功破亿元,这部题材沉重的记录中国慰安妇幸存者现况的影片,已成为国内纪录片票房新冠军。

  除此之外,最令从业者感到振奋的是,新人导演一飞冲天:文牧野首执导筒即依靠《我不是药神》惊艳中国影坛;黄渤、刘若英继续演而优则导的传统,用《后来的我们》《一出好戏》相继交出亮眼答卷;韩延、饶晓志则通过《动物世界》《无名之辈》实现了口碑和票房的双赢。据记者发现,新人导演层出之际,坏猴子影视、真乐道文化、北京文化等新兴电影企业身影频频浮现,互联网影视企业腾讯和阿里影业也频频发力,正在塑造着电影产业的新面貌。与青年导演崛起一样的是,新兴的影视公司也正在成为中国电影行业的后继力量。

在2018年的年度票房榜单中,前四名分别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在国产片的力压之下,横扫全球票房的大片《复仇者联盟3》只能屈居第五。除此之外,票房排名前十的影片中,则只有《毒液》《侏罗纪世界2》和年末上映的《海王》,相较往年数据显示,国产电影的占比及优势地位正在逐渐加强。

按照过往的市场规律,《二十二》此类电影的票房突破亿元完全不可想象。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担心,《二十二》等影片的票房成功可能会引起一些误解,以为艺术片的春天真的来了。在他看来,虽然这些小众题材的影片有其特定的观影群体,但不可能出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市场利好局面,眼下观众对艺术片的接受还是非常有限,艺术片举步维艰的现实还会维持很长时间。石川说。

  行业观察者指出,常常沦为中国特供或找中国演员打酱油的中外合拍片,在2018年有了新的发展。在北美,中美合拍片《巨齿鲨》首周票房甚至达到了明星巨制《碟中谍6》的两倍。而腾讯影业作为好莱坞大片《毒液》的三大出品方之一,不但取得了可观收益,在即将上映的电影《大黄蜂》中,也将继续合作模式,在全球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均进行深度的参与。

北京大学青年电影学者刘璐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不论是从类型的多样化还是国产电影的工业水平,亦或是对现实的表现和批判力度上来说,在本土市场上,国产电影能够有底气与好莱坞一较高下。可谓是多年来票房的增量变化之外,走向质变之路的显著标志。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一些业内分析人士的认同。有评论认为,中国电影市场容量增大,拓展了艺术电影的生存空间,如此超常的票房收益说明市场正在发生改变,但这样的票房成绩恐难成为常态。

  在2019年即将上映的电影中,不但有私人家庭纪录片《四个春天》的亮相,也有国产新类型,科幻片《流浪地球》抢占档期,而关注少数民族群体生活的影片《阿拉姜色》《清水里的刀子》进入档期,更显示出多元观影层次的逐渐浮现。

除此之外,最令从业者感到振奋的是,新人导演一飞冲天:文牧野首执导筒即依靠《我不是药神》惊艳中国影坛;黄渤、刘若英继续“演而优则导”的传统,用《后来的我们》《一出好戏》相继交出亮眼答卷;韩延、饶晓志则通过《动物世界》《无名之辈》实现了口碑和票房的双赢。据记者发现,新人导演层出之际,坏猴子影视、真乐道文化、北京文化等新兴电影企业身影频频浮现,互联网影视企业腾讯和阿里影业也频频发力,正在塑造着电影产业的新面貌。与青年导演崛起一样的是,新兴的影视公司也正在成为中国电影行业的后继力量。

石川毫不客气地指出目前部分观众观看艺术片的真实状态:《冈仁波齐》虽然上座率高,但其实在不少影院中,现场观众一大半在睡觉、刷手机。他认为,很多观众走进影院看艺术片不过是偶尔换换口味,并非观影新常态。如果业界无法清醒地认知现状,就会形成误判;如果资本大举投资文艺片、院线大举提高排片,很可能带来对文艺片的过度消费;如果大批劣质电影打着艺术片的旗号挤进院线,最终败坏的是艺术片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口碑。

  中国电影已经茁壮到触及天花板了吗?

行业观察者指出,常常沦为“中国特供”或“找中国演员打酱油”的中外合拍片,在2018年有了新的发展。在北美,中美合拍片《巨齿鲨》首周票房甚至达到了明星巨制《碟中谍6》的两倍。而腾讯影业作为好莱坞大片《毒液》的三大出品方之一,不但取得了可观收益,在即将上映的电影《大黄蜂》中,也将继续合作模式,在全球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均进行深度的参与。

发展方向:

  其实早在前几年,中国电影票房就已经进入到了增长的极限区间,两个关键领域已然触顶。一个是今年高达500+的数字所代表的影片数量;而紧随其后,第二个跑不动了的,是大为饱和的院线产能。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看来,中国电影票房急速增长的过程,也极为微妙地并肩于国内房地产的爆发。

在2019年即将上映的电影中,不但有私人家庭纪录片《四个春天》的亮相,也有国产新类型,科幻片《流浪地球》抢占档期,而关注少数民族群体生活的影片《阿拉姜色》《清水里的刀子》进入档期,更显示出多元观影层次的逐渐浮现。

开辟分众市场

  据统计,2012~2017年国内新建了近6500家影院,这些影院的建设基本下沉到了县镇级,而随着商业地产向三四线城市的渗透和下沉,影院数量、屏幕数量都已经膨胀到了顶点。随着小镇影院的高速扩充,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量份额难免被大幅稀释。

中国电影已经“茁壮”到触及“天花板”了吗?

其实,寻求更多的市场空间,几乎是每一部艺术电影上映后都要面临的尴尬状况。《冈仁波齐》上映之初,新影联总经理贺文就在北京新影联影业官方微信上向各影院经理发了信,推荐《冈仁波齐》并希望影院经理能给该片更多场次。贺文在信中说:我很清楚各位处于一线的经理们,面临何等严峻的市场压力和经营挑战。正因如此,我更希望各位朋友能够拿出些空间给像《冈仁波齐》这样的优秀国产电影,拿出些时间和黄金场次给像张杨导演这样有才华的年轻导演们。

  事实上,早在2017年,时任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就曾表示:中国的影视公司有14389家,数量之多,全球罕见。在这些影视公司中,上市公司仅有69家,盈利的公司不会超过200家,超过10000家公司自成立后没有运作过一部正规的作品。而与之相关的是,据去年年底举行的首届文娱大会统计,虽然2018年全年上映电影数量达到史上之最,全年共上线500部,但截至11月,年度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单银幕产出、单座收益、场均人次、场均收益等数据均创2014年以来最低值,平均上座率不足12.5%,已上映电影过七成票房不足1500万元。

“其实早在前几年,中国电影票房就已经进入到了增长的极限区间,两个关键领域已然触顶。一个是今年高达500+的数字所代表的影片数量;而紧随其后,第二个跑不动了的,是大为饱和的院线产能。”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看来,中国电影票房急速增长的过程,也极为微妙地并肩于国内房地产的爆发。

而《二十二》的成功,除了与题材、档期有关之外,也离不开众多演艺名人的声援,张歆艺、管虎、濮存昕、冯小刚等影视文化界知名人物的支持,对影片的宣传起到了很大作用。

  电影、电视剧、网剧、网络电影四大板块,全部加起来,不超过3000家公司就能满足全部市场,就算将这一数值翻一倍,影视行业内仍有一半的公司无作品发行。据影投人马思遥观察,不管是监管层还是行业内都普遍认为:中国影视公司已经饱和,很多影视公司将被淘汰。

据统计,2012~2017年国内新建了近6500家影院,这些影院的建设基本“下沉”到了县镇级,而随着商业地产向三四线城市的渗透和下沉,影院数量、屏幕数量都已经膨胀到了顶点。随着“小镇影院”的高速扩充,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量份额难免被大幅稀释。

对于艺术电影的生存之路,石川坦言,如今影院经营是在商言商,很难指望商业院线打着情怀牌为艺术影片增加排片。商业院线绝非艺术片的最好出路,其发展正途还是要在商业院线之外开辟稳定的分众市场。

  对此,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也曾指出:资本撤离市场将导致很多影视公司项目的融资出现困难,在未来的一两年时间里,可能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同时,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则表示:万达电影未来的发展就是要降低对单一内容的依赖性,以创造多点营收的局面。蛋糕放在面前,也并不是谁都能吃到的。在马思遥看来,监管部门想方设法促进市场发展,引导行业良性发展。经过大量影视从业者的奋斗和坚守,目前的市场规模,已经足够很多影视公司的生存和发展。脚下的选择,正在成为电影从业者们去留存亡的未来所在。

事实上,早在2017年,时任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就曾表示:中国的影视公司有14389家,数量之多,全球罕见。在这些影视公司中,上市公司仅有69家,盈利的公司不会超过200家,超过10000家公司自成立后没有运作过一部正规的作品。而与之相关的是,据去年年底举行的首届文娱大会统计,虽然2018年全年上映电影数量达到史上之最,全年共上线500部,但截至11月,年度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单银幕产出、单座收益、场均人次、场均收益等数据均创2014年以来最低值,平均上座率不足12.5%,已上映电影过七成票房不足1500万元。

建立艺术影院,为艺术片提供良好的放映渠道,已经成为业界开辟艺术片分众市场的有效路径。尽管艺术影院的发展仍面临多种困局,但业界始终在努力扩大艺术电影的生存空间。去年10月,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正式启动,并在一个月后公布了首批100家艺术影厅名单,保证每家影院每周10个黄金场次放映艺术电影。据记者了解,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加盟方之一的万达电影已决定将在全国万达影城为《二十二》启动长线放映。

  专业化建设仍非一朝一夕

“电影、电视剧、网剧、网络电影四大板块,全部加起来,不超过3000家公司就能满足全部市场,就算将这一数值翻一倍,影视行业内仍有一半的公司无作品发行。”据影投人马思遥观察,不管是监管层还是行业内都普遍认为:中国影视公司已经饱和,很多影视公司将被淘汰。

突破困境:

  其实影视行业相对而言是一个较为封闭的行业,并非外界所认为的低门槛行业。市场人才的供给一直是相对固定的,专业学校毕业的、剧组实践出来的、自学成才的。但由于电影市场前几年突然性的扩大,导致市场出现了很大的缺口。这个时候,非专业的人才和热钱一同涌入了。与资深影视媒体人庞宏波的观点相映成趣的是于2018年的最后一天上映,并在2019年元旦档期陷入巨大舆论风暴的文艺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对此,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也曾指出:资本撤离市场将导致很多影视公司项目的融资出现困难,在未来的一两年时间里,可能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同时,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则表示:万达电影未来的发展就是要降低对单一内容的依赖性,以创造多点营收的局面。“蛋糕放在面前,也并不是谁都能吃到的。”在马思遥看来,监管部门想方设法促进市场发展,引导行业良性发展。经过大量影视从业者的奋斗和坚守,目前的市场规模,已经足够很多影视公司的生存和发展。脚下的选择,正在成为电影从业者们去留存亡的未来所在。

质量和营销都很重要

  在片方一吻跨年的宣传造势下,影片预售票房过亿,创造了国产文艺片预售票房的新纪录,首映日的票房更是突破了两亿元。然而从上映第二天开始,影片的票房和口碑都经历了断崖式的下跌,排片量也从首映日的34%骤降到了第二天的13%、第三天的7%。影片的市场表现甚至连累了出品方华策影业,1月3日,华策的股票跌停,市值蒸发了20个亿。

专业化建设仍非一朝一夕

记者从一些艺术影院了解到,影院经营面临的最大难题是找不到足够多的好片源。有影评人表示,我国生产的艺术影片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难以支撑一条院线的正常运营。在业界看来,艺术影片要想突破生存困境,质量和营销仍然是最重要的环节。

  与600亿元票房相对的,是不断刷新下限的烂片,和艺术性、创造性的乏善可陈。2012年以来,中国电影的类型片和商业营销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除了《白日焰火》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之外,国产电影在世界A级电影节上几乎颗粒无收,艺术电影人才也出现了严重的断层。因此,毕赣的出现,让影坛仿佛看到了中国艺术电影的未来之光。原本预算400万元的艺术电影,由于在金马创投环节大热而被追加到2000万元,而开机后由于超支严重,实际成本更达到5000万元。

“其实影视行业相对而言是一个较为封闭的行业,并非外界所认为的低门槛行业。市场人才的供给一直是相对固定的,专业学校毕业的、剧组实践出来的、自学成才的。但由于电影市场前几年突然性的扩大,导致市场出现了很大的缺口。这个时候,非专业的人才和热钱一同涌入了。”与资深影视媒体人庞宏波的观点相映成趣的是于2018年的最后一天上映,并在2019年元旦档期陷入巨大舆论风暴的文艺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实际上,艺术片如何生存一直是电影创作者思考的问题。《冈仁波齐》导演张杨对此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除了影片品质上的良莠不齐以及艺术风格上的众口难调之外,文艺片、纪录片等类型电影的宣发能力普遍较弱,尤其是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与渠道平台中,很难与大片竞争。唯一能凸显特色的就是口碑,需要通过口碑发酵,一点点地增加排片。

  根据电影记者马戎戎的评述,《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跳水的惨剧,恰好是电影行业浮躁表象的一个剖面,一个只想完成个人表达的文艺青年,被资本捧杀后不得不承载超出他实际能力的欲望和期待。按照5000万元的成本计算,影片票房必须超过1.5亿元才能收回投资,这就导致营销团队不得不最大程度地拓展受众面。

在片方“一吻跨年”的宣传造势下,影片预售票房过亿,创造了国产文艺片预售票房的新纪录,首映日的票房更是突破了两亿元。然而从上映第二天开始,影片的票房和口碑都经历了断崖式的下跌,排片量也从首映日的34%骤降到了第二天的13%、第三天的7%。影片的市场表现甚至连累了出品方华策影业,1月3日,华策的股票跌停,市值蒸发了20个亿。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也认为,除了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等方面提供的支持,艺术电影也需完善自身。他坦言,目前国内仍缺乏艺术电影专业的营销推广人员,难以做到精准投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艺术片被市场冷落的情况。

  2019年新年夜,抱着看商业爱情片的心态看到了一部无法理解的艺术片。在大多数被精准营销所误导的观众看来,预期和所看到的影片大相径庭,极大地影响了个人创作与市场收益之间的良性互动。惟能希望的是,《地球最后的夜晚》所代表的艺术片与资本、营销之间多方错位的误解可以作为前车之鉴,为中国影市开启更多的可能。

“与600亿元票房相对的,是不断刷新下限的烂片,和艺术性、创造性的乏善可陈。2012年以来,中国电影的类型片和商业营销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除了《白日焰火》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之外,国产电影在世界A级电影节上几乎颗粒无收,艺术电影人才也出现了严重的断层。因此,毕赣的出现,让影坛仿佛看到了中国艺术电影的未来之光。”原本预算400万元的艺术电影,由于在金马“创投”环节大热而被追加到2000万元,而开机后由于超支严重,实际成本更达到5000万元。

对此,张杨表示:艺术片本身的成本相对较低,市场需求也没那么大,所以它不需要像大片一样占有太多空间,艺术片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发行渠道和生存逻辑。

根据电影记者马戎戎的评述,《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跳水”的惨剧,恰好是电影行业浮躁表象的一个剖面,一个只想完成个人表达的文艺青年,被资本“捧杀”后不得不承载超出他实际能力的欲望和期待。按照5000万元的成本计算,影片票房必须超过1.5亿元才能收回投资,这就导致营销团队不得不最大程度地拓展受众面。

“2019年新年夜,抱着看商业爱情片的心态看到了一部无法理解的艺术片。”在大多数被“精准营销”所误导的观众看来,预期和所看到的影片大相径庭,极大地影响了个人创作与市场收益之间的良性互动。惟能希望的是,《地球最后的夜晚》所代表的艺术片与资本、营销之间多方错位的“误解”可以作为前车之鉴,为中国影市开启更多的可能。

刘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