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丽妈妈的烦心事

“可以只登两个字,付八十元就好了吗?”

     
 丽丽妈妈背习着大夫的话跟妈妈听。妈妈说,丽丽妈妈说这话的时候都掉泪了。

丽丽想了想,说:“那就凑五个字吧!你登‘夫死妻征婚’好了。”

     
 昨天参加放鱼节时,妈妈跟我说:“丽丽妈妈不好了有一段时间了,每次去医院都是自己一个人。大夫都说她了”。

丽丽以小气出名,丈夫死的时候,她便打电话到报社,询问在报上登讣闻的广告价钱。

     
 大夫说:“你看你这么大岁数了,每次都是你一个人来,这样不行!你血压那么高,万一晕倒了咋办?下次让你的孩子们跟来一个”!

“五个字算两百元。”

     
 丽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两家一个胡同,年龄一般大,从小一块玩起来的好朋友。丽丽一个姐姐,我也一个姐姐,我们两个人的姐姐也是一般大,也是同学,我们的父母也差不多大。丽丽姐姐结婚在了济南,丽丽结婚在了河南。我们两姐妹则结婚在了我们济宁,因为没有多大出息,就这样在家挣着小钱,围绕在父母身边。丽丽妈则不能那么容易见上两个女儿一面。

“我只要登‘夫死’两字就够了。”

       我问妈妈,大夫为什么要说丽丽妈妈?都是说了啥?

“可是两百元是最低价。”

     
 妈妈说:“你看生闺女有什么用?白给人家养孩子,丽丽姊妹俩一年回家一次,丽丽妈妈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每次我回娘家,丽丽妈看到我后总会跟我说:“YY,我看见你可亲了,就感觉看见俺丽丽一样”。让丽丽妈说的我都有些心酸了。

相关文章